四維五天官星

四 象:

中國星象,在現代常用的是三垣廿八宿,從史實記載應以四象為最早,古書對四象敘述不多,也不詳細,<考工記>“龍旗九游以象大火,鳥旗七游以象鶉火,熊旗六游以象伐,龜蛇四游以象營室” 。<御龍子>“三垣其形乎?四維其象乎?” 。張衡<靈憲>“蒼龍連蜷於左,白虎猛據於右,朱雀奮翼於前,靈龜圈首於後”。孔穎達<尚書疏>“四方皆七宿,各成一形,東方龍,西方虎,皆南首而北尾;南方鳥北方龜,皆西首而東尾” 。這說明了古人詳察星象形勢,以其彷彿類似何物,即以其物來命名,或合數星為一象,或合眾星為一形,形象定就作為仰觀星象的根據。

四象即四維,是前朱雀而後玄武,左青龍而右白虎。

<堯典>稱“日中星鳥,以殷仲春;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宵中星虛,以殷仲秋;日短星昴,以正仲冬。”,這是四時的中星。春分南方鳥中,夏至東方火中,秋分北方虛中,冬至西方昴中,說明了四象定四時方位,測四時星象的由來非常的悠久。

星相家把四象分為十二星座、十二時辰,和十二生肖相搭配,分為二十八星宿,用作運算命理之基礎,五行則必須在四象之中增加中宮稱為黃龍或麒麟,由於以木、火、金、水為依據衍生之,如果沒有了中宮,則土將無所屬,也就無法施成五行的生剋制化作用。

<史記.天官書>所畫圖例正如蒼龍、朱雀、白虎、玄武分別代表春、夏、秋、冬四季的星象,和<石氏星經>顯然的有所不同,石氏所載是分成小象,西方奎為白虎,婁、胃、昴為三子也。畢象虎,觜參象璘。魏張揖著<博雅>談四維而無象,元黃鎮成輯<尚書通考>載有四維和星數同<博雅>所載,共得四象星數一百八十二星,散佈全天,佔365又1/4度,卻無星數統計的來源,以今世所用廿八宿星數來統計得四維星數為一百六十一星,是兩相不符合的。

以現代星座來講四維五天官,東方蒼龍約占室女、長蛇、半人馬、牧夫、天秤、天蠍、豺狼、蛇夫等星座;南方朱鳥約佔雙子、御夫、巨蟹、大犬、南船、獅子、長蛇等座;西方白虎約佔仙后、白羊、英仙、金牛、波江、獵戶、天兔等星座;北方玄武約佔人馬、摩羯、天鷹、寶瓶、飛馬、天鵝、仙女、雙魚、鯨魚等星座。

中國之經籍所載的四象名目,其不屬於四象的都列入了中央宮裡面,<禮記.曲禮>中央宮的招搖,係指北斗七星的第七星-搖光,也稱之破軍星。所謂蒼龍、玄武、白虎、朱雀四象即是龍、龜、虎、鳳四獸禽。以下按現今所用之廿八星宿星數來統計得四維星數如下及總計一百九十九星。(史記與天官比較)

 

列位星官,統說全天的星座:

周末春秋(西元前約477年)、戰國時代,戰爭時起,加上天災頻繁,人民生活不安定,聯繫到天象的異變就認為這是上天的警訊,預示了人間的某種災難的產生。星象是指恆星分布的情況,對古人來說是生活上的標記,同時古人為了觀象授時,而產生了星官的概念,“星宿”是現代人的稱謂。

夜考極星,依據北極星,司馬遷著作的<史記.天官書>包含星、氣、歲三節,把天空的星象星空分成五大星象區域,北極屬於中官,東官為蒼龍,南官為朱鳥,其傍有黃龍,西官為咸池(白虎),北官為玄武。以五星配五獸。到了<晉書.天文志>的星數增多了,只分中、外二官,把赤道以南的稱為外官。<隋書.天文志>以廿八宿為界的屬中官。<步天歌>把北極附近的星座分為紫微恒、太微恒、天市恒,其餘的分屬於廿八宿。

中 官:

古時周朝,以“帝”為極星,因為在當時是最近北極點,小熊星座中唯一明亮的二等星,在它附近的是太子、庶子、后三星。

由於歲差的現象,成為現代指北極星的是最亮的勾陳一(太史公稱之為正妃)。十二星藩臣是指西藩的右樞、上宰、少尉、上輔、少輔、上丞和東藩的左樞、上宰、少宰、上弼、少弼、少衛。陰德二星、天一一星,在北斗口附近的三星是五、六等星,隱約有“若見若否”之星。“帝星”過了子午圈,屆於北極之上,則天槍三星在左,天棓五星在右。天一為紫宮之前,閣道六星正好在其後,北二星在銀河北正向紫宮,南二星在銀河南,斜指室宿。北斗七星,觀方位可以知四時,定節氣,從北斗轉移可以齊日月、五星,定年月日時諸紀。斗魁之上有半月形的文昌六星,魁中有天理四星,主貴人牢,為執法宮。魁下六星是三台,三台相隔各十六度,上台起於文昌,中台對著軒轅,下台抵達太微,各有二星,相距不及半度,故稱為“兩兩相比” 。輔星是在北斗第六開陽旁的六等星,斗杓搖光南約十度是招搖,再南十度為天鋒,今稱做梗河星。杓的東南有貫索十五星,勾曲如圜如半圓,今稱之北冕座。

東 官:

代表東官的是蒼龍,包含角、亢、氐、房、心、尾、箕。

在十二次為壽星宮、大火宮、析木宮。有“天王”稱謂之心宿二(天蠍座α星),相當於蒼龍的心臟而得名,被擬為“明堂”做為天子祭天神頒政令的殿堂。心的東方有尾,是蒼龍的尾部。大角(牧夫座α星)是北天最亮的恆星,相當於龍角,在紫宮“帝星”之南, “心宿”大星天王之北,太微“五帝星一”之東,被擬為「天王帝廷」,北極是天王帝常居之所,而“大角”和“心”是御幸的朝廷和明堂。

“大角”兩旁各有弱光三星,稱左、右攝提,形成鼎足之狀,這些星是在斗柄延長開陽、搖光距五倍的位置,因而稱「提斗攜角」。表示時節的星座,和北斗同為“帝星”的輔佐,常居北極的天一,駕北斗御幸帝廷“角”,而輔以“攝提”,定各項節度紀律,斗柄指寅正在立春時,所以「歲在寅為攝提格」。

房、心宿居東官正中,是七宿的總綱,和權衡、咸池、虛、危代表各四方的主星。心宿三星稍微彎曲稱之“不欲直”,古人以“心”為明堂,旁為天府。房宿四星北方各有四星,叫東咸和西咸(左驂、右驂),後稱鉤鈐,房北牽星稱鍵閉。天旗二十二星中的亮星指天市垣東藩的宋、南海、燕、東海、吳越、齊六星和西藩的韓、楚、梁、蜀、周、河中六星。旗中四星宗正一、斛二、帝座、候。市樓六星在銀河中微星密集若隱若現,虛實之稱。騎官二十七星在房氐二宿之南。角宿二星左為李(理),是法官之意,右為將。亢宿四星在角之東,大狀如彎弓承接天王帝廷,稱宗朝。其南北有兩星南門一、二。氐宿四星在亢東房西,跨黃道南北,稱做天根。尾宿九星彎曲如尾狀,在心宿東南,是后妃嬪妾之屬類,最親近心宿一星為后,次三星為妃,再次三星為嬪,末二星為妾。箕宿四星形如箕,在尾宿之東。

南 官:

南官朱鳥,權、衡。權、衡、太微乃三光之廷。

朱鳥,乃是赤色鳳凰,包含井、鬼、柳、星、張、翼、軫七宿。

柳是鳥嘴,星為鳥頸,張是嗉囊,翼為鳥羽,其十二次叫做鶉首宮、鶉火宮、鶉尾宮,鶉即是朱鳥,和長蛇座幾乎相一致。「權」稱為軒轅,擬為黃龍,以軒轅十四為其主星,因在五帝座一之旁,故為女主象。「衡」是並列於權東的大星座,叫做太微,是天帝的南宮,乃三光之廷(日、月、五星入朝的宮廷)。中央有五帝坐,前後左右大臣、大將、執法主官、諸候、藩臣等等。

軒轅及太微諸星居於南官七宿的中央,是指示南方的主星,太微近黃道,是日、月、五星所必經之路徑,所以稱為「三光之廷」,藩臣十二星,西將東相指太微的西上相、西次相、西上將、西次將四星,東垣的東上相、東次相、東上將、東次將及在其南方的左執法、右執法四星(今星圖各為一星)。 左右掖門即在左右執法之其東與西。五諸候五星在太微西北垣內,“五帝坐一”坐五星居太微垣中坐。郎位是一個疏散的星團,郎位十五星在五諸候的後面,是五、六等星,郎位大將也只是一顆五等星,眾星集聚在一處成蔚茂之象,用望遠鏡可以分析出其中十五星。太微西有少微四星,南北為隋,排列依序為處士、議士、博士、大夫。軒轅十四是一等星,北眾星皆二等星之下,因小故稱后宮之類屬。

井宿八星列成井字形,占為水事。鉞在井之西,北為北河,南為南河,各有三星,兩河天闕是日、月、五星的通路,故稱為「關梁」。鬼宿四星在北河東南,軒轅西方,看如白氣叫“質”,即所謂的積尸氣。南北河、權、衡、鉞、質諸星都近黃道,故常為火星所守犯,都作了占驗。由於太微南接黃道,日、月、五星所必經,金星、火星最近地球,觀測有了順、逆、留、守的現象,所以稱「金火尤甚」。柳宿八星在黃道南,赤道北相當於朱鳥嘴。星宿七星在柳東南,形如北斗而微小,朱鳥頸,食物不久留之處,占主急事。張宿六星在星宿東,翼宿西,嗉喂食之處,占主觴客。翼宿二十二星在張宿東,太微南,軫宿四星在翼東軫象車,疾行生風故占主風,旁有一五等小星稱做長沙,微有光,似不明之狀。軫東南為庫樓十星,其六大星為庫,南四星為樓,另曰天庫,兵車之府也,五車指其內外的五柱,呈顯芒角,見其眾多,旁十五星三三而聚者柱也,分散五處不齊稱「不具」如馬車散處之。

西 官:

咸池,以白虎象西官。含有奎、婁、胃、昴、畢、 觜、參。

在十二次為降婁、實沈、大梁,主要為參,而觜為虎首,由於位居西邊界,不在正位,以用咸池而不用參、觜。咸池是天五潢,五潢為五帝車舍,今稱五車。咸池三小星,天潢五小星均在五車中,是為西官正位。不同於庫樓,五車為五潢,中有三柱九星,分布三處而不齊,故稱「柱不具」。奎宿十六星,是天的府庫一稱豕,又稱封豕。婁宿、胃宿各三星,胃南芻高眾星積為廥,故稱廥積。昴宿著名的星團,肉眼可見七星,亦稱七姐妹星團,髦頸形容星團含星之多,望如白氣之狀。畢宿八星位五車之西南,其狀如叉,象旗,插在車上,故稱罕車。其大星即是畢宿五(金牛座α星),是紅色一等星,旁有一顆五等小星稱做附耳。昴宿在黃道之北,畢宿在黃道南其間為日、月、五星之要道,稱之為天街。天街二星,北為陰國,南為陽國。參宿現今的獵戶座,衡右是腰帶三星,下小三星為伐,北二星為左右肩,南二星為左有股。觜宿三星在參兩肩的上方。天廁四星在參宿的正南方,廁南天矢(尿)一星為變星,所謂黃青黑白之變色證明古人觀測之精準。參宿西有參旗九星,即天旗。天苑九星如環狀為十六星(波江座)。九遊九星在玉井西,玉井四星在參右股旁。天狼星是全天最亮的恆星,色青白光強似有芒角,故稱“狼角” ,初升時似虹,稱為“變色”。天狼南有弧矢九星,較大之四星和天狼相對。再南方有老人星,漢初時秋分在亢,寅時老人星正南中,故稱之“秋分時候之於南郊” 。

北 官:

玄武是代表。含斗、牛、女、虛、危、室、壁七宿。

虛、危居處北官的中央,故為北方的正位,在十二次為星紀、元枵、娵訾。<史紀>:“南斗六星、牽牛六星並北宮玄武之宿”,玄武應指北官七宿。從<天官書>載:其南有眾星為羽林天軍....。因而玄武本意應和軍事有關,所佔位置相當於整個寶瓶座。又用龜蛇相配,起源應取自南斗南方天鱉和營室北方的螣蛇。

危宿三星在赤道之南北,上一星高,旁二星下垂,形似蓋屋。虛宿二星,黃道南星主哭,黃道北星主泣。虛宿南有羽林軍四十五星,都是五等星以下,壘即今世所稱的壘壁陣,在羽林軍西北。鉞為今星圖的鐵鉞,“北落師門”是南天一等大星,近地平線,時為地塵蒙氣所蔽,故稱“北落若微亡”,羽林軍眾星都甚微小,星光動搖芒角不齊,顯現稀少之,故稱之“軍星動角益希”,由於北落師門為白道所必經,五星皆可犯之,羽林軍佔黃道1度到16度,所以五星也都能入之。危東六星指司命、司祿、司危各二星(應改為危宿之西;司空應為司命) 。

室宿二星與壁宿二星形成大方形,四角四星(秋天四邊形)都是二等星,觀望甚為明顯,離宮六星距室宿甚近。閣道六星(仙后座),在室宿之北,漢中之四星叫天駟,不在漢中的稱做王良,王良、策星附近小星密佈,故稱“車騎滿野”,天潢八星和江星一星今世星圖合稱為天津九星,天津四位在銀河之分道處,故稱“絕漢” 。銀河星光閃動現象,天津八旁有人四星,近銀河不遠,故占為涉水,附近杵三星、臼四星在危宿北面,瓠瓜五星在天津九之南,女宿之北,河鼓之東,虛宿之西。斗宿六星(南斗六星)在箕宿之東,建六星在斗宿六之北,皆在黃道附近。牛宿六星在斗宿東女宿西,南三星甚近黃道,牛宿之北為河鼓三星中間大星為上將(牛郎星),其左右為左右將。女宿四星在虛宿之西,牛宿之東,北上方之織女星一大二小,如‘只’字,西方星座觀似天琴狀,稱為天琴座。

 

<史記.天官書>所載星座名稱和其配列,大體如上所略述之;北極有太一、天一、和陰德。東官有蒼龍;南官有朱鳥,傍佈黃龍。西官為白虎;北官為玄武。

作為東、西、南、北、中央的分屬五星,把黃龍設在南官之側,是和<禮記.月令>、<淮南子.時則訓>、<呂氏春秋.十二紀>等把黃龍附載於季夏之後,孟秋之前,作為中央黃帝的規律是一同的。這些星座所樹立了一切星座的組織及基礎,都融合了當時世間人類社會的事物,屬於某星座中的變化現象,就可以占用和它相應的人間社會動態及事物的吉凶禍福,為了應用古人對於宇宙生成的理論,因此星座名稱是隨著占星術的成立而制定。

推薦0建議已發表在古天星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