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日躔考證

北京天文館文集1959~1997年,歲差冬至日宿所在的考證。

李鑒澄 編寫(第77頁~88頁)。

東晉虞喜(西元330年)據典冬至日短星昴,距晉有2.700餘年,而中星移至東壁,因知有歲差。

古代測定冬至太陽的位置,有下列四種方法

昏旦中星法:歲差每76.6年西移一度。

夜半中星法:從夜半測定一組中星逆推,天球上相差182又8分之5之處。

金星偕日出没,從東大距或西大距48度,在日沉入地的黑夜,或日出前的天星,看見金星,並測定位置和太陽的距離,金星和太陽之間的距離用渾儀測定。古人也有採用木星或月亮的。

月 蝕 法:測定月亮在恆星之間的位置,而推得月亮所衝之宿為太陽所在之距星度。

自春秋戰國至西漢落下閎以來,二十八宿的恆星基本上是相同,但採用的距星不相同。春秋戰國牽牛以摩羯α2為距星,斗宿以人馬δ為距星,稱為古度。

漢太初以後牛宿以摩羯β,斗宿以人馬φ1,箕以γ稱為今度或簡稱度。

一、《漢書律曆志》牽牛初計算公元前522年(魯昭公二十年二月),冬至日在牽牛1.5度。

二、《漢書律曆志》牽牛初,沿襲著前者。

三、《呂氏春秋》月令與《明堂月令》《禮記月令》仲冬之月,日在斗,沒有明確入宿度。

四、古四分曆(古六曆:黃帝、瑞頊、夏、商、周、魯)約周未~漢初,冬至日在建星,即今之斗宿之內。(公元前241年21.2度)

、《漢書律曆志》至元封七年中冬十一月甲子月,朔旦冬至日月在建星 ,按史記更元封七年為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斗22度,進退於牽牛之前4度5分相符。

六、《後漢四分律曆》冬至日日在斗21.25度與太初鄭平術元和二年二月甲寅日相符,沿襲太初曆。

七、《魏景初曆》冬至日日在斗21度少,並未實測。(公元237年斗16.3度)

宋二嘉何承天用景初曆檢驗元嘉十一年七月十六日、十三年十二月十六日、十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十五年五月十五日、十九年九月十六日,共有五次月食,認為景初曆冬至日在斗17度間,,以現代天文台記載計算值16.3度,

八、晉代(公元384年)姜岌深知歲差,發明以月食沖求日之所在法,以他所創制的三紀甲子元曆約在景初曆後140年,冬至日仍不會在斗17 度。由於姜岌、乞何承天都用月食法測定景初曆,後人把三紀甲子元曆及元嘉曆的庝至日寫成17度,這是傳抄的錯誤由來。

大明六年祖沖之參以中星,課以食朔,冬至日在斗11度,太元九年(公元378年)到太明六年(公元462年)相隔78年,估計歲差只用49年9月率移1度。

九、宋元嘉二十年(公元434年)何承天上表,日在斗13~14度,又元嘉二十四節氣日所在度說冬至日在斗14度強,基本是相符。

十、梁大同十年(公元545年)冬至日在斗12度,今計算11.5度。

十一、《元史曆志》金天會十一年越知徵重修大明曆,冬至日斗4度36分66秒,而《元史曆志-日躔》金越知徵推算尤躔在斗初度36分64秒,比新測實差4度,有抄錯,取得兩數均,又今計算公元1133冬至在斗2.2度。

十二、元至元丁丑四月癸酉日,望月食既,推求得冬至日躔赤道箕10度,今計算公元1277年為箕9.9度,誤差0.1度

從曆史記載的觀測記錄和理論計算推定,古人雖然只用肉眼直觀而觀測誤差在0.1度之內,沒有過2度。

從春秋和戰國魯昭公二十年(公元前522年)至元伐至元丁丑年(公元1277年),約經歷了1,700多年,冬至日宿由牽牛初度漸漸西移經斗宿到了箕宿10度。

現代的小熊座勾陳一α星,在古天文裡的紫微星垣,稱為”正妃”。

元、明、清以來,改民國,冬至日宿由宿10度漸漸西移經宿到了。

推薦0建議已發表在古天星

相關文章

四維五天官星

中國星象,在現代常用的是三垣廿八宿,從史實記載應以四象為最早,古書對四象敘述不多,也不詳細,<考工記>“龍旗九游以象大火,鳥旗七游以象鶉火,熊旗六游以象伐,龜蛇四游以象營室” 。<御龍子>“三垣其形乎?四維其象乎?” 。張衡<靈憲>“蒼龍連蜷於左,白虎猛據於右,朱雀奮翼於前,靈龜圈首於後”。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