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復: 易學漫談(二)

  • 老平

    會員
    29 3 月, 2004 在 4:14 下午

    銳山先生也確有見地,愚曾說過,易學用於占卜,由簡到繁。由八卦到漢代時加入了五行、天干地支、六親六獸,這是社會發展了,要適應時代的需要。當時的易學大家貢獻甚大,孟起、王弼、焦延壽,尤其師承焦氏的京房,更是當中的表表者。京房對易學的貢獻,可以說是劃時代的,是易學的一次飛躍。

    但是,由於時代的局限性,京房先賢只是把易學的應用大大發展了,最基本的理論是沒有說出來。仍然是知其言不知其所以言,如果有人問到為什麼會這樣的時候,就會無言以對。到宋代的又一位大師邵雍先生,易學又一次飛躍。但仍然是應用方面的發展,未觸及到最根本的問題。所以,要把易學理論建立起來,真的任重而道遠。如果我們這一代未完成,則還有下一代。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