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宿與京氏圓圖

標籤: %1$s ,

  • 二十八宿與京氏圓圖

    Posted by 劉銳山 on 25 5 月, 2004 在 6:07 下午

    二十八宿與京氏圓圖

    漢書天文志曰:”天文者序二十八宿,步日月五星,以紀吉凶之象,聖王所參政也.”古代先民天人合一概念,對自然界現象認為可啟示吉凶,為一切天文現象作出人事解釋.

    而術數家亦運用了”觀乎天文、以察時變”之理論,鑒定人事吉凶禍福.

    宋代賴文俊催官篇乃運用星宿定吉凶之表表者,其曰:”太陽正火當星馬,丁柳丙張更無價,赤蛇繞印如員平,腰縣斗印才縱橫,鬼牛來去凶為吉,念經寡天常為凶,亢婁流注非吉地,少亡悖逆無真忠,鬼流來去龍入震,霹靂白畫驚西東,來主家豪去即敗,人家定笑期頤翁.”

    據此二十八宿分配二十四山,來審龍定穴,消砂納水,收山出煞,定富貴貧賤生死吉凶,全造化之樞機之領綱.

    二十八星宿從何時被我們前賢所引用?《論衡》曰:”二十八宿為日月舍,猶地有郵亭,為長史廨矣.”日月五星二十八宿運行,對應著人們禍福,而日月五星二十八宿運行,構成大自然寒來暑往,四季氣候變化,主要於太陽運動周期所造成,而太陽在東南西北轉移時候,會產生光線強弱,冷熱,早遲現象.而同時在觀測星際行星間位置,有時是看得見,有時是會看不見,而古人便憑此類情況判別春夏秋冬四季,而人們不斷的進步,農耕社會對於天文四季訊號,以及生活需要,有迫切性於何時耕種,何時收割,務求於最準確日子收成.

    然而,距離我們地球最近星辰是月球,故以月球來推斷太陽位置為首選,當日和月經度相合時候,稱為”朔”即初一,當月球逐步移動時,我們可從星宿位置,可判斷月球位置,也可同時知道太陽位置,從朔即初一到下一月初一,這周期大約29日餘,亦稱為朔望月,而月球在行星間位置,從西向東移動,回復至原來恆星位置,只需時27.31日,稱為恆星月.由於月球與太陽和行星引力影響,使地球自轉軸方向發生微動,赤道繞黃極旋轉約2萬6千年一周,這現象稱為歲差.由於歲差結果,春分點每年在黃道上向西行,而赤道與黃道相交角23.27度,春分點會在每年黃道上向西逆行,冬至點每年也在變動,這便稱為歲差現象,古代也稱為節氣西退,而在明末稱恆星東行,這歲差現象影響了歷代二十八宿相距度數.

    古代遂把周天分為十二次,用以表示木星每年所在位置,用它來紀歲,在唐代以前是以赤道來劃分,其十二次名稱分別為:玄柺,星紀,析木,大火,壽星,鶉尾,鶉火,鶉首,實沈,大梁,降婁,娵訾.又用十二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戍亥表示,來計算節氣的早晚,又把星空分為三垣: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四象,二十八宿,來定日月五星的行度,以及完善曆法,使曆法更精確,於是以二十八星宿將劃分為四組,等分,列出東方蒼龍七宿有四十六座186星,以大統曆星分度:角12.10,亢9.02,氐16.30,房5.6,心6.5,尾19.1,箕10.40;南方朱雀七宿有四十四座246星,為:井33.30,鬼2.0,柳13.30,星6.3,張17.25,翼18.75,軫17.3;西方白虎七宿有五十五座299星,為:奎16.60,婁11.80,胃15.60,昂11.30,畢17.40,觜0.05,參11.1;北方玄武七宿有六十六座408星,為:斗25.20,牛7.2,女11.35,虛8.9575,危15.40,室17.10,壁8.60.以其中心星昂虛代表四仲星,即四中星,分別代表春分,夏至,秋分,冬至,來正一歲之四時.《堯典》:”日中星鳥以殷仲春,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宵中星虛以殷仲秋,日短星虛以正仲冬.”紀四季中月的節氣,而按照這標準即前後十五日餘.二十八宿劃分寬窄距離不等,原因在地平以上及地平以下,一年之中只能在一定季節才能測量,故此有這現象.

    在地理家又將二十八宿形象化:東方七宿蒼龍以角星為武權為賊將,在炁為木,在肖為蛟;亢星為賊病,為蠱毒,在炁為金,在肖為龍;氐星在氣為土,在肖為貉;房星在炁為日,在肖為兔;心星為菅室,在炁為月,在肖為狐;尾星為不和,為賊盜,在炁為火,在肖為虎;箕星為口舌,為爭訟,在炁為水,在肖為豹.

    北方七宿玄武以斗星為文職,為科名,在炁為木,在肖為獬;牛星為尚為僧道,在氣為金,在肖為牛;女星為巧藝,為淫亂,在氣土,在肖為蝠;虛星為哭泣,喪狗,在炁為日,在肖為鼠;危星為蓋屋,在炁為月,在肖為燕;室星為廟食,為王侯,在炁為火,在肖為豬;壁星為文章,為秘府,在炁為水,在肖為瘉.

    西方七宿白虎以奎星為為文藻,為書府,在炁為木,在肖為狼;婁星為聚眾,為代文,在炁為,在肖為狗;胃星為倉庫,為商賈,在炁為土,在肖為雉;昂星為白衣,為儒林,在炁為日,在肖為雞;畢星為獵戈,為遊田,在炁為月,在肖為鳥;觜星為斬艾,在炁為水,在肖為猴.

    南方七宿朱雀以井星為水患,為行舟,在炁為木,在肖為犴;鬼星為淫詞,為妖孽,在炁為金,在肖為羊;柳星為木果,為器皿,在炁為土,在肖為獐;星星為吉事,在炁為日,在肖為馬;張星為遠客,為分離,在炁為月,在肖為鹿;翼星為觴客,在炁為火,在肖為蛇;軫星為南服,為警蹕,在炁為水,在肖為蚓.

    二十八宿地理家使用法則,是依照以上文字察其形,觀其象而所主之.

    二十八宿天區分佈,有人認為是黃道,亦有人認為是赤道,而有些學者認為只是根據天文需要,而作出不同解釋及不同理解.黃道者論據,二十八宿座標是月纏法,而月亮運行軌道黃道與白道相近,作為月亮運動座標行星,當然是選擇黃道行星,而《准南子‧天文訓》有文字記載以黃道二十八宿論,赤道者論據,中國古代標明是用古赤道古度數,二十八宿是圓赤道劃分,而《史記天官書》用赤道計算,為何有所爭議?便是二十八宿在黃道左右十度以內,有:角亢氐房心箕斗牛女虛婁昂畢井鬼十五宿,而在赤道左右十度以內只有女虛危觜柳星七宿,故此有所爭議,因有歲差現象,宿度按七十年會轉變一度,故此很難定斷,莫衷一是.

    而筆者認為以赤道座標體系為據.早在漢初以前,已明確建立了赤道坐標,而二十八宿起源有幾種說法,一說是印度傳來,一說是我們中國所發展過來,而有說中國二十八宿是起於角宿,換言之是從東逆轉北西南一圈,而起源於印度說法,是起於昂星,從西逆轉南東北.《京氏易傳》提及以奎星建於乾卦西北計算,而另一論點是將周天分為十二次,早在漢初已有記載,如用黃道來劃分,出現不均勻現象.而二十八宿星象選取在三千八百多年前來看,冬至在虛,夏至在星,春分在昂,秋分在房,接近赤道,亦是合理計算.東方七宿為79度,北方七宿為94.25度,西方七宿共82度,南方七宿共110度,合其為365.25度,等於為一圓周,即一年一周天,二十八宿並不是一次劃分,是經過多個朝代調整,以及歲差現象,與現今差距是有所出入,此話題另作結論,而筆者為了讓大家更清楚明白,繪畫了一系列圖樣(見圖),給大家參考.

    而後世占卜家及術數家又如何處理將二十八宿納入其龐大術數架構內,京氏易首將干支五行引入易卦系統中,”分天地乾坤之象,益以甲乙壬癸,震巽之象配庚辛,坎離之象配戊己,艮兌之象配丙丁”,這便是著名納甲法.

    而納甲法不單只運用在占卜上,以及現在三合家也會使用三合納甲法及八煞黃泉等等之法,徹頭徹尾套用了京氏易理論,《京房易傳》曰:”生吉凶之義始於五行,終於八卦,建災於星辰,從有入無,見象於陰陽,陰陽之義歲月分也.歲月既分吉凶定矣.”在此經文道出了當時京房仙師已運用了星宿重要性,星辰轉移造成氣候參別,人事吉凶悔咎.京氏易曰:”乾卦參宿之位起壬戍,乾卦納支為子寅辰午申戍,納甲為甲壬,持世爻為壬戍,參宿為西方白虎,七宿最後一宿,與乾卦第六爻為相配應.天盤乾戍位為方位為西北,首宿奎星以天盤乾戍位順佈運行,乾卦乃眾卦之首,而月亮運行規律對恆星而言,由西向東運動,大約27.30一周,又回到最初位置,而古人背北面東而言,則西為先,仰觀北極斜為西北,由西向東把周天劃分二十八區大小不等,即前所述二十八宿,自西向東規律,故此用乾戍位對應奎宿順佈,隨之而是南方朱雀七宿,以井宿輪入,井宿之後為鬼宿,京氏易曰:”鬼宿入位降丙午”,順排至南宮朱雀尾為軫宿,配應京氏圓圖歸妹卦,隨之後東方蒼龍角亢氐房心尾箕,心宿配應春分,京氏易傳曰:”計宿從降庚辰,此庚辰為隨卦,震納庚,辰納九三為世爻,此為對應北方玄武七宿之斗宿,即天盤丑位,如此循環排列.筆者較早前曾發表過京氏圓圖,讀者可互相參照,從殘缺資料所得,我們清楚見到一種現象,以奎宿配對應天盤西北乾戍位,而對沖為軫宿對應天盤巽位,而井宿距度較寬,對應天盤坤未,對沖天盤艮丑對應斗宿.以右旋從西向東為月亮運行規律對恆星而言軌道,而京氏圓圖六十四卦是伏羲八卦坤卦起始點左旋,由東至西,表示二十四節氣陰消陽長現象(見圖度數為大統曆).

    歷代二十八宿宿度互有差異,古今曆法以黃赤道度數隨時間增減不同而難定測準,古法以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一,而羅盤為三百六十度,剛較三百六十五度四分一,少了五度四分一,而每輔對應二十八星宿排列,互有爭議.宋崇寧年間1102-1160年,姚舜輔奉徽宗之命制定新曆,在之前一直沿用唐一行所釐定二十八宿距道數據,而在宋代比以前更精確,而姚舜輔更在測量時使用《石氏星經》少(四分一),太(四分三)半(二分一)度量衡,對二十八宿誤差值只有0.15度,這少,半,太便是在三合羅盤二十八宿上經常見到字樣.

    明末徐光啟修訂崇禎曆書,星圖繪製引進360度,用”日度”來定二十八宿廣闊,後人把改用新法所定度數稱”整度”,日度一度=0.985626,而整度一度=1.01458,而在使用上必須懂得換算.圓周量度制用赤道黃道座標,而在清初地理家張九儀先生承傳賴文俊之技法,其認為”清時憲曆昭昭可考也.然如以歲差之理,推之歷代無不驗之,曆則西洋曆法,於時甚合.因為羅經上宿度一盤,應當改舊從新,以使收山出煞,催吉避凶,為人間造福.殊心法宿中度,又有今年十度來年八九度,長短不齊,規矩難定,只得原來宿度開列,以開禧度為綱.”

    而另一派認為以正針二十四山分為二十四節氣,是寅冬至,艮小寒,丑大寒,癸立春,子雨水,壬驚蟄,亥春分…認為二十八宿運動,因黃道差移,它的更改度數方法以二十四節氣為本.

    物轉星移最有理由者,應當根據當時所據宿度而所測量,而經過歷朝天文學家對曆法修訂,已知道宿度互有參差,亦有相當數據,所以差之毫釐,謬之千里.

    筆者才疏學淺,不免有錯漏之處,望賢士斧正.

    劉銳山 回答 19 年, 4 月 前 1 會員 · 0 回覆
  • 0 回覆

Sorry, there were no replies found.

登錄回復。

Start of Discussion
00 回覆 2018 年 6 月
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