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復: 唐代日本留學生墓碑出土日強調驗證千年“友好”

  • 大夫

    組織者
    16 12 月, 2022 在 5:41 下午

    唐朝時期日本留學生墓誌驚現西安 2020-12-12 網易新聞

      這是唐時日本留學生墓誌的志蓋,上有用篆書寫的「贈尚衣奉御井府君墓誌之銘」的漢字(10月10日攝)。10月10日,「首次發現唐時日本留學生墓誌新聞發布會」在陝西歷史博物館舉行。西北大學博物館於近日收藏了該墓誌。經部分專家研究初步斷定,墓主人應當是唐玄宗開元時期入唐求學的日本留學生,且跟中日交流史上著名的漢名爲晁衡的阿倍仲麻呂是同學。新華社記者馮國攝

      這是唐時日本留學生墓誌的志石,上有用楷書寫的銘文(10月10日攝)。

      新華網西安10月10日電(記者馮國)記者在10日在陝西歷史博物館舉行的「首次發現日本留學生墓誌新聞發布會」上獲悉,西北大學博物館近日收藏的一合唐時日本人漢文墓誌,經部分專家研究初步斷定,墓主人應當是唐玄宗開元時期入唐求學的日本留學生,且跟中日交流史上著名的漢名爲晃衡的阿倍仲麻呂是同學。

      西北大學文博學院考古系教授、博士生導師王建新對墓志銘進行了考釋,並對墓誌石原來空缺的部分文字進行了補充,其內容爲:「贈尚衣奉御井公墓並序:公姓井,字真成,國號日本。才稱天縱,故能(銜)命遠邦,馳騁上國。蹈禮樂,襲衣冠,束帶囗朝,難與儔矣!豈圖強學不倦,聞道未終,(雪)遇移舟,隙逢奔駟。以開元廿二年正月囗日,乃終於官弟,春秋卅六。皇上囗傷,追崇有典。詔贈尚衣奉御,葬令官(給)。即以其年二月四日,窆於萬年縣滻水(東)原,禮也。嗚呼!素車曉引,丹旐行衰。嗟遠(逝)兮頹暮日,指窮郊兮悲夜台。其辭曰:囗乃天常,哀茲遠方。形既埋於異土,魂庶歸於故鄉!」專家認爲,墓志銘文中的「才稱天縱,故能(銜)命遠邦,馳騁上國」一句是很好的說明,能來中國學習的優秀之才當是留學生和留學僧,從唐玄宗授「尚衣奉御」官職看,墓主非宗教人士,故可知其爲留學生。

      王建新說,第8次遣唐使最初的大使是阿倍仲麻呂,是一個包括了大批留學生和留學僧在內的人數達557人的空前龐大的遣唐使團。一批優秀貴族青年被選拔來中國留學,其中包括回國後對日本古代政治和文化產生重要影響的留學僧玄昉和留學生吉備真備。「漢名叫晃衡的阿倍仲麻呂后來留居中國,世人皆知。新發現的井真成在中國與日本的文獻等方面都沒有記載,但從推斷來看,他應當跟阿倍仲麻呂等人是同學關係。」

      正在陝西參加「空海法師入唐1200周年紀念活動」的日本日中友好協會會長平山郁夫先生參加了新聞發布會。他說,井真成是很有潛力的留學生,他們來華學習先進的中國文化、藝術等,並帶回國,其影響至今,這反映了中日在1000多年前就有了這麼頻繁、這麼高水平的交流,1000年後的今天,我們更應該進行深入、廣泛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