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盜墓和風水(三)——上古葬式(上)

  • lh1041

    會員
    1 9 月, 2005 在 10:05 上午

    好,我們先來看看早期農業的“三年輪耕制”的證據:

    重建的華北原始耕作方式必須與我國古代文獻互相印證.古籍中所言土地耕方式須從菑、新、畲三詞的意涵去尋索。為方便計,先徵引《爾雅•釋地》:“田,一歲曰菑。[郭璞]注:今江東呼初耕地反草為菑。二歲曰新田。注:《詩》曰:於彼新田。三歲曰畲。注《易》曰:不菑畲。畲音佘。

    《尚書》和《詩經》有關此三名詞者,徵引如下:

    《尚書•大誥》:“厥父菑,厥子乃弗肯播。”疏引孔穎達《正義》曰:“…菑謂殺草,故治田一歲曰菑,言其始殺草也。”

    《詩•小雅•采芑》:“薄言采芑,於彼新田,於此菑畝。”

    芑有兩個解釋,一是“白苗嘉穀也”,也就是粱,但此詩所指的芑是野菜:“芑菜,似苦菜也,莖青白色,摘其葉,白汁出,肥可生食,亦可蒸為茹.”野菜的解釋是正確的,因為只有野菜才可以出現於已播種糧食的新田的邊緣和平整待播的苗畝,白苗嘉穀是不可能在待播的菑畝上出現的。動詞是采,不是獲,也明顯是指野生植物,再就是《詩•小雅•大田》:“以我覃耜,俶載南畝……。”鄭箋:“俶讀為熾。”疏:“入地曰熾,反草曰菑。”解釋“像載”較詳的是郝懿行的《爾雅義疏》:“蓋田久蕪萊,必須利耜熾菑,發其冒橛,拔彼陳根,故雲反草。江南以首春墾草為翻田,江北以初冬耕田為刷草,皆與菑義合。”橛字有多種意義;郝氏義疏中的橛,應系“禾稼之殘餘。”《詩•周頌•臣工》:如何新畲?于皇來牟。”這很明顯地說明,小麥和大麥只種在第二年的新田和第三的畲田,同時也反映第一年的菑田是不播種的。

    《周易•無妄》:“不耕獲,不菑畲”不能以科學原理解釋,因為這兩短句是用以比喻為人臣之道以測吉凶的。孔穎達《正義》:“不耕獲,不菑畲”者,六二處中得位,盡於臣道,不敢創首,唯守其終。猶若田農不敢發首而耕,唯在後獲刈而已;不敢菑發新田,唯治其畲熟之地,皆是不為其初,而成其末,猶若為臣之道,不為事始,而代君有終也“。⑥

    綜合《尚書》《詩經》諸節及《爾雅•釋地》菑字涵有三義:(1)第一年開墾和重新清理的土地,暫不播種。最早的資料《尚書•大誥》:“厥父菑,厥子乃弗肯播種“最清楚地指明茁在播先。(2)所謂“反草”實際上是指翻土這一工序,翻過之後,植物殘體才會在土壤中逐漸腐爛。(3)菑的音義都含有“殺”意,就是反映翻土或“反土”的主要目的在“殺草”,也就是把所有的殘根敗葉,都化為腐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