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筠松二度在香港定針

  • 劉銳山

    會員
    8 3 月, 2004 在 9:08 上午

    洛子兄, 真的很辛苦, 偏頭痛了成個月了!也要上山跑, 有時真的一片惘然, 就像昨天穿越水田, 跳過一條豬屎河, 走入人家果園, 才能夠堪察到龜地古墓. 因為我知道這龜地結穴法, 我老朋友很喜歡的, 所以拚命也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