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筠松二度在香港定針

  • 洛子

    會員
    8 3 月, 2004 在 8:08 上午

    這樣跑山的確很辛苦, 要不穿越滿途荊棘沼澤, 茂密叢林, 不時還碰著蛇蟲惡蜂兇狗, 若非堅負著重要的風水界歷史意義, 普通人早已經放棄, 或去學速成職業班去了.

    劉銳山兄要多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