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龍脈 – 各家不同的港島龍說

標籤: %1$s ,

  • 香港龍脈 – 各家不同的港島龍說

    Posted by 劉銳山 on 7 3 月, 2022 在 3:21 下午

    古今地師作法,有循規蹈矩/有取中庸之道/有取險中求勝/有如妙筆生花/有言過於實的! 我们莫過於觀察他们的作品,便可捉摸到,地師的作法及理念!

    三位先賢作品,晚輩都参觀及研究過。吳師青先生為香港大生銀行馬氏一族葬的墳在柴灣。(拙作点穴天機一書中,《磁針亂舞》一章,详述介绍過)。

    李子遊先生在元朗Y髻山為蔡氏一房扞墳也参考過。屏山過脈上ㄚ髻顿跌咽喉位前,分閃出一支入朗屏,在下嶺不遠處,腰位再劈脈急下。見墓位置應是剪裁而成,堂前僅得可容一二人,後靠高企。以上Y髻山一枝作青龍,本枝直去摺轉為下砂作白虎,墓地可用掛壁來形容。為何扞在險地,應貪戀伸手巨門案。前有金城水纏護條件吧! 藝高人胆大!

    還记得一件陳年之往事,廿年前,認識一對夫婦,他们是風水熱愛者,贈送一套李子遊先賢手稿给我,現在都不知去了那兒,幸好有心人把他的香港龍脈心得整理成書。

    台灣著名地師曾子南,當年他雅興寫下《香港風水漫谈》。可以把全香港大大少少村莊區域。甚至當時僻遠大嶼山,何處落脈何處结穴,描繪得很清楚,以一位台灣人而言,竟然對香港地貌瞭如指掌,加上他風趣幽默筆風,晚輩實在佩服的。如果他當年再多点時間在香港逗留,今天晚辈沒可能有「空子鑽了」(一笑!)。

    十多年前已到台北參觀過他的大作《王永慶祖墓》,堂前盡收淡水河倒來之水,扞的位置又恰到正處,如低一點淋頭漏胎,高一點吹胸劫背。王氏墓地雖朝山很遠,然青龍砂層層高去而簇擁,白虎方被寺遮蓋了。也不失整局逆潮之美妙! 非浪得虛名!

    然當年感覺懷疑的事,就是走到台中,他百年歸宿之地,先施花園墓園。無記錯丙戌歲下葬。大肚山形金星,正中央肚臍位上扦,是對的! 然左右龍不見得抱緊,且有點鬆散,前面氈唇直卸而下,形如長蛇吐舌! 以他财力,在台灣可以随時找到更好地方呢?! 直至前年戊戌歲到台中订制羅盘一事,顺帶弟子再上去走一回。誰知,棺去留空,只剩下墓碑碎片,零星散在内堂地下,日子已很久,已長出亂草,非常狼藉。故事原因不得而知了!

    吳師青先生在『香港山脈形勢論』其中一節描述、『南旋西折,突起大帽山、形成武曲、開大悵、分枝劈脈…中则向南伸展、祿輔兼行、展開帳翅、經葵涌跌断而起黄金山、潛行、至昂船洲而露弼星、向西偏行、蜿蜒屈曲、形若金蛇,至青洲之東,昂藏鬱勃、拔地而起香岛之扯旗山。』

    銳山論

    在『香港龍脈補論之雙龍爭珠格的秘密』一章以論述,『葵涌顿起荃灣墳埸山嶺,整個形勢為荃灣之白虎砂手,龍的馀氣潛青衣岛聚氣盡结。』 此乃大帽山的一脈。 昂船洲乃屬九龍祖山飛鹅山龍樓下殿脈降尖山琵琶山之餘氣、潛至昂船洲一脈。見昂船州東南位、幾尊巨曜如柱插在海中。此是落河大星火、主盡停! 此乃飛鵝山一脈。

    故此否定游至青洲東面爬行上嶺。李子遊先生在『香港風水搜秘』描述,『正龍由尖沙咀過龍,護龍由大角咀過脈昂船洲,穿回過脈石塘咀,故此肯定正龍由尖沙咀穿田過脈,護龍由大角咀穿田過脈西環石塘咀,雙龍會逢入脈上扯旗山,無可疑慮者也。』

    尖沙咀一脈乃獅子山腰落分劈,蛛絲隱踪顿起現在尖沙咀讯号山嶺一帶盡结。乃九龍灣之外白虎護砂。舊日的尖沙咀是伸展出海一處沙石海灘,形似半月形,凹尖處指向東南方,相片中見幾名漁家正赤脚走在沙灘中,又幾小漁船閣淺在灘上。落日影红的渔家燈火。真是發思古之幽情! 而西環石塘咀是西南位。故此否定龍渡石塘咀,不能背渡而馳。

    曾子南先生在《香港風水漫談》

    『伸平頸作勢,形如獅頭,由此一脈前行,到了飛鵝嶺,(山)又冲起高大山嶺,形似龐然一隻大鵝,冲霄雲天,形勢威峨,猶如鳳阁,香港龍穴,妙就妙在此山,於此山向南打出一脈,辭樓下殿,伸入鲤魚門,奔洪渡海過脈,於南岸亦冲起一山,是為筆架山(柏架山)。兩山峙立,此兩山猶如吊橋兩岸架承鐵索之高架,無此兩高架,橋無以成,同理無此兩山峙立,龍無以渡,所以我說妙就妙在此山,其理在此』

    下章港岛龍從大嶼山來作分解!

    地理玄空掌派

    劉銳山

    庚子歲仲夏

    劉銳山 回答 11 月, 1 週 前 1 會員 · 0 回覆
  • 0 回覆

Sorry, there were no replies found.

Start of Discussion
00 回覆 2018 年 6 月
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