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鳳翔風水筆記-三合與三元之正宗及別傳

  • 關鳳翔風水筆記-三合與三元之正宗及別傳

    Posted by 鷹飛 on 4 5 月, 2004 在 5:47 下午

    堪輿家相墓之理氣,源出於青囊序及青囊奧語。清朝乾隆時,編纂之四庫全書,子部四,術數類,青囊奧語一卷,青囊序一卷。總目提要云:舊本題楊筠松撰,其序則題筠松弟子曾文辿所作。

    相傳文辿贛水人,其父求己,先奔江南,節制李司空辟行南康軍事。文辿因得筠松之術,後傳於陳摶,是書即其所授師說也。

    案趙希弁讀書後志,有青囊本旨一卷,云不記撰人,演郭璞相墓經。陳氏書錄解題,有楊公遺訣曜金歌,井三十六圖象一卷。注云,楊即筠松也。今是書以陰陽順逆九星化曜,辨山水之貴賤吉凶,未審與曜金歌一為二?惟鄭樵通志藝文略別載有曾氏青囊子歌一卷,又楊曾二家青囊經一卷,或即是書之原名歟?其中多引而不發之語,如坤壬乙巨門頭出一節,歷來注家罕能詳其起例。

    至序內二十四山分順逆一條,則大旨以木火金水,分甲丙庚壬乙丁辛癸起長生,如甲木生於亥,庫於未;乙木生於午,庫於戌之類,因以亥卯未,寅午戌,巳酉丑,申子辰為四局,反覆衍之,得四十八局,陽用左旋,陰從右轉,蓋本之說卦,陽順陰逆之例,為地學理氣家之權輿。

    明人偽造之吳公教子書,劉秉忠玉尺經,蓋即竊其餘緒,衍為圖局。逮僧徹瑩作直指元真,專以三元水口,隨地可以定向,於是談地學者者,舍形法而言理氣,剽竊傳會,俱以是編為口實,然不以流派多岐,併咎其創法之始也。舊本有注,託名劉基,李國本復加潤色,蕪夢殊甚,又妄據偽玉尺經,竄改原文,尤為誕妄。今據舊本更正,併削去其注,以無滋淆惑焉。

    青囊序及青囊奧語,既為地學理氣家之權輿,其後流派漸多,岐出愈甚。大致分為三大流派,其一是三合家一派,其二是九宮飛星一派,其三是六十四卦一派。喙喙爭鳴,莫衷一是。

    本來九宮飛星與六十四卦是由三元家衍生而來,但各立門戶,不相調和,於是三元偽法繼三合偽法之後,為後世所疵病矣。

    清初蔣大鴻憫三合偽術之惑世也,著地理辨正,其辨偽總論云:「地理多偽書,平沙玉尺,偽之尤者也。」但蔣氏之所謂辨偽,只是辨明此書非元朝初年劉秉忠撰,明朝初年劉伯溫注而已。雖然蔣氏亦質言:「凡理之取驗者真,無所取驗者為偽,而此書不驗之尤者也,故敢斷其偽也。」

    準此而論,地理辨正輯錄之青囊經,固偽書也,而青囊奧語是否楊筠松撰,青囊序是否曾文辿所作?亦存疑也。清代丁芮樸風水祛惑(在月河精舍叢鈔)則謂其依託楊曾之名,青囊奧語云:「顛顛倒,二十四山有珠寶,順逆行,二十四山有火坑。」此乃元朝陳致虛之語,丹家修煉之術也。

    又云:「太極分明必有圖」,此亦宋以後人之說。所以,研究學術,其重點在其術之驗與不驗,不應論其書作者之名真與不真,例如醫學之內經,非黃帝所作也,然中國醫家奉為經典。是則青囊奧語與青囊序雖非楊曾所作,堪輿家亦奉為經典久矣。

    夫學術有正宗,亦有別傳。例如佛學,以法相宗、天台宗、華嚴宗稱教下三宗,禪宗稱教外別傳。若堪輿學之理氣,稱三合為正宗,稱三元為別傳,亦無不可。

    或曰,信如先生言,三合固為理氣之正宗矣,何以蔣大鴻詆三合為偽術於先,沈竹礽闢三合為偽術於後?蔣大鴻立論褊激,自不待言,沈竹礽邃於易學,獨不知三合之術,源流甚遠,出於西漢劉安撰之淮南子天文訓。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既以青囊序「二十四山分順逆」,共成四十有八局。」解釋為木火金水,分屬甲丙庚壬乙丁辛癸起長生,如甲木生於亥,庫於未;乙木生於午,庫於戌之類,因以亥卯未,寅午戌,巳酉丑,申子辰為四局,反覆衍之,得四十八局。是則三合之法為正宗也,明矣。

    但蔣大鴻注解云:「二十四山,正應二十四局,而一山之乎局,又有順逆不同,如有順子一局,即有逆子一局。一山兩局,豈非四十八局乎?」

    章仲山直解云:「分得順逆顛顛倒,自然共成四十有八局。然分作四十八局何益,蓋\九星流轉,氣運循環,八卦九宮,即從此而轉,順者順,逆者逆,故曰此中分。但五行之根源宗祖,非取有形可見,有跡可尋。二十四山所分之五行,也要從大玄空卦中求天心之一卦,流動九宮,則甲癸申非盡貪狼,而與貪狼為一例;艮丙辛非盡破軍,而與破軍為一例。此即所謂星辰流轉要相逄,順逆在此中分也。知此則在有之陰陽,可求而得,豈非定陰陽,辨順逆,元空下卦起星之根源宗祖耶?」

    溫明遠續解云:「分順逆,即天心正運之一卦入中,流動九宮,從玄空顛倒,流行二十四山之陰陽分順逆。此陰陽,即前節註明,乾坤艮巽為陽,子午卯酉為陰之陰陽也,如上元一運,立子山午向,先以天心正運之坎一入中,順數子山是乾六,乾屬陽,以乾六入中,順行九宮,午向是五,五屬陰,逆行九宮,而六之陽,五之陰,交媾於中五,順逆顛倒,由此而排,天心正運之一卦,豈非陰陽順逆五行之根源宗祖乎?」

    張心言郤持異議,不取九宮流行之氣,而謂:「將六十四卦分布二十四山,後四十八局可推。」

    榮錫勳地理辨正翼云:「元空大卦,原分順逆兩途,如陽用左旋,分布二十四局,則陰從右轉,亦分布二十四局,反覆推衍,共成四十八局。要其指歸,不出陰陽大五行交媾妙理。」榮錫勳又謂:「二十四山,路路有陰,路路有陽,如陽從左轉,則陰必從右旋,亦可云東西,亦可云前後,隨地變通,初無定局,若拘拘於干支生墓,三合品配,遂謂陰陽順逆,一定不移,則是無窮之理氣,轉限於有定之方隅,立說愈紛,去道愈遠矣。」

    沈竹礽,宗章仲山者也,然沈氏地理辨正抉要云:「明初刊本地學心傳,作四十八演現虛實。似共成四十有八局,係蔣氏所竄改。心傳本是也。蔣氏以二十四山,一順一逆,一山兩局,成四十八局,其說妄也。四十八局,玄空有之,後人不察,誤以為順子一局,逆子一局,湊成四十八局。一運四十八,則九運當有四百三十二局矣。故蔣注章解,均非的論。

    凡順者無局,逆者成局,一順一逆者,亦不成局,故一運與九運均無成局者,共二八、三七、四六各運,各得六局,為三十六局。五運成局最多,得十二局,合之為四十八局。故一九兩運,用北斗打劫法,最多合用。心傳所演者,演卦也。」

    抱璞\齋主曰:「堪輿術中,理氣流派甚多,各是其所是,非其所非,所謂:「術愈秘而詭愈多,數愈繁而驗愈寡。」羅經之有楊盤與蔣盤,從前之業術者所夙諳。楊盤即三合盤也,相傳久矣,楊筠松相墓之理氣,生、旺、墓、陽順陰逆,龍水相配之法也。是以四庫全總目提要,謂二十四山分順逆一條,以亥卯未、寅午戌、巳酉丑、申子辰為四局而反覆衍之,得四十八局,其言是也。

    蔣盤者,卦盤也,創自蔣大鴻,明矣。然蔣氏一派,不稱三合盤為楊盤,則以相墓之理氣,傳自楊筠松,若力詆楊盤,何異斥楊筠松,故諱言楊盤為三合盤耳。蔣氏獨創卦盤,實超越前代,惟蔣氏不敢謂發明,是以蔣氏之傳人,一則曰蔣氏之術傳自無極子,再則曰蔣氏之術得自魏柏鄉之藏書,其實託言而已。

    中國人研究藝術者,即使有突破前人之心得,亦不謂自己所創,總是依託古人,其意則非此無以取信於人耳。西方人則不同,以發明為光榮,以超越前人為目的,是以西方人發明甚多,中國人則依樣畫葫蘆而已。最可笑者,動輒曰祕笈,夫世間事物,何祕之可,言核子,如太空競賽,既非美國獨得之祕,亦非蘇聯獨得之祕,若中國之堪輿術數,謂有獨得之祕者,欺人自欺耳。吾故曰,術數之三合,固正宗也,舊法也,吾粵明師李默齋亦宗之,然李默齋明人,當時尚未有三元之法,及至清初蔣大鴻創為玄空大卦,取明初寧波幕講僧玉鏡經而加以發明之,若蔣氏者,誠超越前代者也,章仲山沈竹礽繼起者耳。

    究竟正宗與別傳孰為優勝?一般人之見解,當然崇尚正宗之學術,認為別傳是外道也。例如唐朝大文學家韓愈,排佛學與老子哲學,拒楊朱墨翟之思想,獨尊孔孟,以為祗此一家,定於一尊,其思想之狹隘,吾人今日視之,可笑之至。殊不知教外別傳,真理更大,佛教之禪宗,其光芒遠超於下三宗,可證也。

    地理人子須知作者徐氏兄弟猶謂理學家朱晦菴蔡西山,雖酷好風水,而教外別傳,恐亦未究。吾人生當今日,一切學術思想,應超越前代,以堪輿理氣而言,宜按時世以立言,惟陳言之務去,若只鑽研故紙堆中而望獲得祕傳,何異操冬舟於斷港絕潢,而望抵於大海也。梁啟超先生嘗云:「中國學者,皓首而不能窮一經。」可憐亦復可笑。

    所以,今日而研習堪輿術,應該具有科學頭腦,不能單從三合三元,二十四方位,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而作為金科玉律,應該明白空間、時間、人間之觀念。又如堪輿書籍中,論山巒之形體,有所謂貴龍行帶旗鼓劍印,是陳言也,故應論其清秀抑或粗頑,若還食古不化,簡直以今日之社會而作為數百年前之社會。即以今日之城市樓宇結構與一百年前比較,已經大不相同,吾敢謂學術思想,今人勝於古人,非虛語也。

    猶憶二十年前,有地師吳某,自稱古天文學家,嘗著天體曆窠編,弁言云:「以日、月、木、火、土、金、水、天王、海王、冥王十大行星之運行,配合良佳角度,而占其褔應。」須知天文學,古不如今,以日月而作為行星,可笑孰甚。日為恆星,月為地球衛星,雖小學生亦知之,豈有自命古天文學家,竟有如「四十老娘倒綳孩兒」之理。吾嘗見該古天文學家為人葬墓,多取海濱之地,認為得水,不知「大水滔滔撲而來,案山無有勢難摧,祗因主弱強賓勝,一敗如灰實可哀!」又嘗見其為金門麵包公司東主鄧氏葬其母於九龍清水灣附近,龍虎摧車,明堂簸釆,下手空虛而不知懼,致令鄧氏破家敗案,可憫也。

    齋主之所以諄諄而言,深憫今日研究堪輿術者,動輒曰,我之術,正宗也,我之師傳,祕笈也。然試詢之,何者為正宗,何者為祕笈?非顧左右而言他,則為孔竅之詞,此江湖術士,混食騙財之行徑耳。余等表而出之,揭櫫三合原為正宗,三元於別傳之真義。須知一切藝術,始作也簡,其成也巨。三元之勝於三合,精於堪輿術者多知之,但固守門戶,不能創新,則呆板三元與呆板三合何以異乎?無以異也。余於十八年前,獨闢科學堪輿之新蹊徑,使後之學者,循此研求,不使延續二千多年之中國堪輿學術,不足以取信於科學時代之智識份子,而被逐出思想界之外,此余之所望於後學者也。

    劉銳山 回答 18 年, 8 月 前 2 會員 · 2 回覆
  • 2 回覆
  • 鷹飛

    會員
    25 5 月, 2004 在 5:51 下午

    前輩當年有感而發的話,放諸今天,依然值得我們回味和反思啊呀!

    齋主之所以諄諄而言,深憫今日研究堪輿術者,動輒曰,我之術,正宗也,我之師傳,祕笈也。然試詢之,何者為正宗,何者為祕笈?非顧左右而言他,則為孔竅之詞,此江湖術士,混食騙財之行徑耳。

  • 劉銳山

    會員
    25 5 月, 2004 在 5:54 下午

    自從鷹飛兄上傳了關鳳翔先生筆記後,拜讀其文章獲益良多,而同時也萬千感概.

    關先生無論從地理,天文,卦理,三合,大卦,飛星,無一不精通,近日更意猶未盡,拜讀關鳳翔先生《堪輿學原理》.而關先生從沒自稱是大師,只是從其學理上去表述各派優劣,並未隱晦或明示去攻擊某派不是,只是循循善導後學者,此乃君子也.邵康節先生在其《觀物篇》”善化天下者止于盡道,善教天下者止于盡德,善勸天下者止于盡功,善率天下者止于盡力,以道德功力為化者為之皇.”而時下所謂大師行為,可算是立竿見影了!值得我們後學借鏡.

Start of Discussion
00 回覆 2018 年 6 月
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