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鳳翔論從前香港名流張某葬父墓地

標籤: %1$s ,

  • 關鳳翔論從前香港名流張某葬父墓地

    Posted by 鷹飛 on 29 3 月, 2004 在 3:42 下午

    五十年代後期,香港之地產建築業,正在發軔,當是時,地產建築業中,擁巨資而負盛名者,計有陳氏,屈氏,張氏,吳氏等,而張某人,尤最著者也。張某人為了增高社會地位,曾任東華三院主席,蓋躋身香港社會名流之必經階段,可望香港總督提名,而獲英王頒贈勳銜,為縉紳之列。

    誰料張某經過數年風光,踏入六十年代,事業突告中落,復經一九六五年銀行風潮,張某竟一敗塗地,其產業被英商銀行接管。一九六七年後,英商銀已將接管張某之產業而透過某英資洋行出售,至是張某之家產蕩,然並且寂寂聞矣。

    張某之事業,由盛而衰,由衰而敗,以至凌替,論者謂,盛衰之理,雖曰天命,豈非人事?誰使為之,孰令致之?乃張某誤信風水庸術,葬其父於風吹水劫之凶地,致貽災禍也。

    三十年前,香港有一老地師某氏,鼓其如簧之舌,當是時,社會名流多信任之,而不知其不學無術,替人立宅安墳,竟致敗亡踵接,此誠李默齋先生闢徑集中所云:「主人有福,明師入屋;主人當衰,庸師進來。」若老地師氏者,庸師之尤者也。

    張父葬在九龍新界西貢東北,土名蛇頭。墓地在左右高山中之平田,培土成小墩阜,其墓座北向南,墓後坐空,數里外雖有高山,但護托無力,只覺北風掃穴,一片陰寒。穴前曠蕩,左邊小澗水不抱穴而斜飛,左右高山似緊夾而實無情,登墓前瞻,只見龍虎砂直竄。前朝圓山遠而無力。坐下全無氣脈,犯冷退之病。

    古人云:「坐下若無真氣脈,面前空有萬重山。」蕭客云:「龍無脈不成,脈現則成龍;穴無氣不成,氣現則成穴。細軟活動者為脈,脈愛其清,露肉露唇者為氣,氣愛其肥,認脈可以觀龍,識氣可以點穴。山似體,脈似筋,在皮膚之內,或隆隆有脊,或隱隱露形,此為靜中之動,要得流動為真,軟薄為佳,甜肥為旺。氣之現,亦不一,有穴後見者,有穴中見者,有穴下見者,有左右見者,穴後見者破毬,穴中見者湊毬,穴下見者就氣,左右見者挨生。

    上觀其脈之予,下觀其氣之受,旁觀其界之員,陽來取毬,陰來取窩,葬頂休傷腦,葬窩莫破唇。」

    因蕭客葬經,論氣脈情狀甚詳,故引述之。琢玉斧巒頭歌訣云:「第六忌,忌低缺,低缺風來斷夭折。」張九儀曰:「缺凹之病,人所易知,犯者猶少。空遠低陷病,俗術無知,人家暗受其害而不覺,播毒最深。空者,全無五十年代後期,香港之地產建築業,正在發軔,當是時,地產建築業中,擁巨資而負盛名者,計有陳氏,屈氏,張氏,吳氏等,而張某人,尤最著者也。張某人為了增高社會地位,曾任東華三院主席,蓋躋身香港社會名流之必經階段,可望香港總督提名,而獲英王頒贈勳銜,為縉紳之列。

    誰料張某經過數年風光,踏入六十年代,事業突告中落,復經一九六五年銀行風潮,張某竟一敗塗地,其產業被英商銀行接管。一九六七年後,英商銀已將接管張某之產業而透過某英資洋行出售,至是張某之家產蕩,然並且寂寂聞矣。

    張某之事業,由盛而衰,由衰而敗,以至凌替,論者謂,盛衰之理,雖曰天命,豈非人事?誰使為之,孰令致之?乃張某誤信風水庸術,葬其父於風吹水劫之凶地,致貽災禍也。

    三十年前,香港有一老地師某氏,鼓其如簧之舌,當是時,社會名流多信任之,而不知其不學無術,替人立宅安墳,竟致敗亡踵接,此誠李默齋先生闢徑集中所云:「主人有福,明師入屋;主人當衰,庸師進來。」若老地師氏者,庸師之尤者也。

    張父葬在九龍新界西貢東北,土名蛇頭。墓地在左右高山中之平田,培土成小墩阜,其墓座北向南,墓後坐空,數里外雖有高山,但護托無力,只覺北風掃穴,一片陰寒。穴前曠蕩,左邊小澗水不抱穴而斜飛,左右高山似緊夾而實無情,登墓前瞻,只見龍虎砂直竄。前朝圓山遠而無力。坐下全無氣脈,犯冷退之病。

    古人云:「坐下若無真氣脈,面前空有萬重山。」蕭客云:「龍無脈不成,脈現則成龍;穴無氣不成,氣現則成穴。細軟活動者為脈,脈愛其清,露肉露唇者為氣,氣愛其肥,認脈可以觀龍,識氣可以點穴。山似體,脈似筋,在皮膚之內,或隆隆有脊,或隱隱露形,此為靜中之動,要得流動為真,軟薄為佳,甜肥為旺。氣之現,亦不一,有穴後見者,有穴中見者,有穴下見者,有左右見者,穴後見者破毬,穴中見者湊毬,穴下見者就氣,左右見者挨生。

    上觀其脈之予,下觀其氣之受,旁觀其界之員,陽來取毬,陰來取窩,葬頂休傷腦,葬窩莫破唇。」

    因蕭客葬經,論氣脈情狀甚詳,故引述之。琢玉斧巒頭歌訣云:「第六忌,忌低缺,低缺風來斷夭折。」張九儀曰:「缺凹之病,人所易知,犯者猶少。空遠低陷病,俗術無知,人家暗受其害而不覺,播毒最深。空者,全無護砂也。遠者,雖有護砂,而離穴遠也。低陷者,砂雖云近穴,郤低三四尺也;低至丈餘者,為害更慘。凡見舊地,無不消敗,述不勝述。」

    余細察張父墓,犯四大病。

    第一大病無脈無氣,在低田中培土成墳,犯冷退。

    第二大病坐後空,雖有高山而離穴甚遠。風掃穴背,必有橫禍而損人口。

    第三大病是左右二山,山腳竄走,琢玉斧巒頭砍訣所云:「第三忌,腳竄走,田園蕩盡難餬口。」

    第四大病是穴前之水斜飛,書云:「古人曾有說,斜飛起大災。」是也.

    張某誤信庸師,葬其父於四大病之凶地,竟致葬後即家遭凶禍,破家蕩產,甚可哀也。余嘗聞人言,張某葬父後僅三閱\月,其弟駕車至港島中環金鐘道,不慎而撞燈柱,致喪生。張某失去有力助手,事業頓走下坡,其後數年,一敗而不可收拾矣。

    再察此墓,葬於一九六一年辛丑歲,墓立坐癸向丁兼子午,坐女宿九度,坐山卦為水雷屯初爻,爻變而為水地比,內卦坤一屬土,外卦坎七水屬水,一與七之數固不合,且內卦剋外卦,主傷中男。向首卦為火風鼎初爻,爻變而火天大有,外卦離三屬火,內卦乾九金,三與九之數固不合,且外卦剋內卦,不利家長。若以玄空飛星論之,中元五運未,癸山丁向兼三線為起星,雖無替卦,但遇吉地亦旺氣減半,因為出卦也。況犯巒頭形局四大病之凶地乎?此所謂「有病無藥」者也。若以三合論之,所謂「水短而居絕位」.不克善終者也。

    余嘗見香港某大文化機構,大廈建於一九五一年辛卯歲,坐丁向癸,中元五運旺,故在五十年代,曾執業中之牛耳,財源廣進。及至一九六二年壬寅歲,大廈擴建,余睹老師某氏,手捧羅經,在大廈前測度,治擴建完成,正門在右上角寅方,犯交劍殺,總司理辦公室在二樓,居乾亥方,向盤飛星九紫火剋運盤六白金。樓梯由卯乙位而上,犯鬥牛殺,故大廈擴建後,業務漸走下坡,兄弟暗鬥,如今已呈奄奄一息,如百足之蟲,死而不殭耳。即以大遊年卦論之,正門在禍害方,樓下營業部居絕位,二樓總司理辦公室亦在絕位之方,能有不逐漸銷鑠者乎?庸術誤人,可慨也矣!

    堪輿學術,博大精宏,非有大智慧,大學問者,不能洞識造化之幾微,審山川之變化。唐國師白雲先生張約云:「學術十年,不識龍脈,行地十年,不識曜訣,扦墳十年,不定穴法,積三十年之智而後得師,更十年從學而後盡術。」夫以張公之明鑒,猶至三十年後自知術未精,不敢謂盡,及得師而敬學焉,又十年而盡術,以四十年之久,而僅明地理,不亦難乎?今人剽竊遺文,涉獵古斷,粗能諳曉,便謂盡術,欺世乎?不然白雲先生豈復為謙詞哉!地理人須知所記如此,故附錄之。

    鷹註:張振漢

    鷹飛貼於甲申年丁卯月丙午日

    護砂也。遠者,雖有護砂,而離穴遠也。低陷者,砂雖云近穴,郤低三四尺也;低至丈餘者,為害更慘。凡見舊地,無不消敗,述不勝述。」

    余細察張父墓,犯四大病。

    第一大病無脈無氣,在低田中培土成墳,犯冷退。

    第二大病坐後空,雖有高山而離穴甚遠。風掃穴背,必有橫禍而損人口。\n第三大病是左右二山,山腳竄走,琢玉斧巒頭砍訣所云:「第三忌,腳竄走,田園蕩盡難餬口。」

    第四大病是穴前之水斜飛,書云:「古人曾有說,斜飛起大災。」是也.

    張某誤信庸師,葬其父於四大病之凶地,竟致葬後即家遭凶禍,破家蕩產,甚可哀也。余嘗聞人言,張某葬父後僅三閱\月,其弟駕車至港島中環金鐘道,不慎而撞燈柱,致喪生。張某失去有力助手,事業頓走下坡,其後數年,一敗而不可收拾矣。

    再察此墓,葬於一九六一年辛丑歲,墓立坐癸向丁兼子午,坐女宿九度,坐山卦為水雷屯初爻,爻變而為水地比,內卦坤一屬土,外卦坎七水屬水,一與七之數固不合,且內卦剋外卦,主傷中男。向首卦為火風鼎初爻,爻變而火天大有,外卦離三屬火,內卦乾九金,三與九之數固不合,且外卦剋內卦,不利家長。若以玄空飛星論之,中元五運未,癸山丁向兼三線為起星,雖無替卦,但遇吉地亦旺氣減半,因為出卦也。況犯巒頭形局四大病之凶地乎?此所謂「有病無藥」者也。若以三合論之,所謂「水短而居絕位」.不克善終者也。

    余嘗見香港某大文化機構,大廈建於一九五一年辛卯歲,坐丁向癸,中元五運旺,故在五十年代,曾執業中之牛耳,財源廣進。及至一九六二年壬寅歲,大廈擴建,余睹老師某氏,手捧羅經,在大廈前測度,治擴建完成,正門在右上角寅方,犯交劍殺,總司理辦公室在二樓,居乾亥方,向盤飛星九紫火剋運盤六白金。樓梯由卯乙位而上,犯鬥牛殺,故大廈擴建後,業務漸走下坡,兄弟暗鬥,如今已呈奄奄一息,如百足之蟲,死而不殭耳。即以大遊年卦論之,正門在禍害方,樓下營業部居絕位,二樓總司理辦公室亦在絕位之方,能有不逐漸銷鑠者乎?庸術誤人,可慨也矣!

    堪輿學術,博大精宏,非有大智慧,大學問者,不能洞識造化之幾微,審山川之變化。唐國師白雲先生張約云:「學術十年,不識龍脈,行地十年,不識曜訣,扦墳十年,不定穴法,積三十年之智而後得師,更十年從學而後盡術。」夫以張公之明鑒,猶至三十年後自知術未精,不敢謂盡,及得師而敬學焉,又十年而盡術,以四十年之久,而僅明地理,不亦難乎?今人剽竊遺文,涉獵古斷,粗能諳曉,便謂盡術,欺世乎?不然白雲先生豈復為謙詞哉!地理人須知所記如此,故附錄之。

    鷹註:張振漢

    鷹飛貼於甲申年丁卯月丙午日

    鷹飛 回答 18 年, 8 月 前 1 會員 · 0 回覆
  • 0 回覆

Sorry, there were no replies found.

Start of Discussion
00 回覆 2018 年 6 月
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