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盜墓和風水(二)— 我們的第一課

標籤: %1$s ,

  • 考古、盜墓和風水(二)— 我們的第一課

    Posted by lh1041 on 22 8 月, 2005 在 3:28 上午

    考古、盜墓和風水——我們的第一課

    這篇文章,之所以遲遲貼不出來,是因為我那兩個老夥計認為我在這裡頭寫得太多了,沒這個必要,所以我最後刪了好多,尤其是後半部分。但是盡管刪了,但卻沒有改,要點都在,大家隨便看看吧。

    接著往下說!前天跟一師弟聊電話,他說起準備寫回憶錄,叫我一通狠批!是呀,您這不沒事兒找事兒嗎?公道自在人心!您幹的那些事兒還用您自個兒寫?不都在那兒擺著呢嗎?考古報告上、出版的書上不都是您的簽名?除了這些事兒,您還有什麼好寫的?莫非您是萊溫斯基和克林頓?還有幾樁韻事?要沒有的話,您的書誰買呀!那位師弟跟我頂嘴:“那我總得找點事兒幹吧?不幹事兒?混吃等死?那他媽死得更快!”

    放下電話一琢磨,可也是!他總得找點事兒幹呀!我比他強,還總有點事兒幹,大體上閑不下來,他早就整個兒撒手不管了。我呢?遲早也總有那麼一天,總得預先找個退路,免得到那一天悶得發慌,雖然可以遊山玩水,但總有個坐下來的時候不是?但是回憶錄我是打死不寫的,這篇文章既然開了個頭,我就先寫寫這幾個賊老頭吧!這幾個老傢夥,有的七十年代中期末期、有的八十年代初期就相繼歸了天,除了我們三個成天跟著瞎混的,沒有誰還記得起他們了,記得起的也是模模糊糊。盡管這些老傢夥為中國的考古事業出了大力,可是到了評功擺好的時候總是沒有他們的份兒,為啥?請問哪篇考古報告是這些老傢夥寫的?這些老傢夥寫過什麼文章被別人引用過多少多少次?沒有吧?那好,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

    也是!按照臺面上的規矩,他們確實夠不上任何一條,不管在任何國家、任何社會裏他們都夠不上。可是您想,沒有他們我們能那麼快、那麼順順當當地找著這些個墓葬、遺址嗎?沒墓葬、沒遺址我們拿什麼寫那些個所謂的“偉大輝煌”的考古報告?人們常說“幕後英雄”、“幕後英雄”,可我跟您說,任何偉大事業總有大批的人在幕後起著重要作用,可是,這幫人中的絕大多數到了末了也沒當上英雄,就是幕後的英雄,也沒他們的份兒!

    不過話又說回來,別的行業我說不好,就在我們這個圈子裏,後來我們到國外去得多了,留學生也不少,跟那幫老外打的交道多了,發現更不公平,簡直可以說是黑得不得了!把人的勞力像榨油一樣榨乾了就往外扔!這幫賊老頭是沒評過功、沒出過名,但是對出這些出過力的人,還是照顧你吃,照顧你喝,照顧你生養死葬!後來我們去看他們,一替他們抱不平,他們就說:“你就知足吧你,俺們是什麼人?俺們是賊!打死也沒料到有今天這麼個結局,病了有人抬,死了有人埋!俺們這樣兒的傢夥,還想大馬金刀、威風八面的?照俺們這行的規矩,不拋屍荒野,死在人家墳頭裏,就他媽算俺祖宗積了大德了!”

    看!人就是這樣,子非魚,焉知魚之樂乎?

    據我所知,從新石器時代人類社會開始出現墓葬現象和墓葬制度起,就有盜墓活動了,七八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村落墓葬區就有當時的盜洞和陪葬品被盜現象,這充分說明一點,盜墓從頭到尾、從過去到現在就只有一個動機,那就是求財,而產生求財欲望是因為社會產生了分配差別,長期固定的分配差別導致了階級差別,階級差別這種現象從何時開始,盜墓活動就隨之從何時開始。您看,這行久遠了吧?源遠流長了吧?有人說妓女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照我看,跟盜墓相比,它還差點兒。為啥?您想,飽暖才能思淫欲不是?

    我們跟那幫賊老頭混的時候,他們當然不懂這些,別說這些,就是我們問他們的師承來歷的時候,他們也沒能給我們講到特別久遠去,更別提歷代祖師爺名諱什麼的了!他們說起自己第一個師傅,往往是“俺們柳樹頭曹三叔”、“俺們邱各莊邱大伯”、“俺們鯉魚背村東老黃頭”等等,反正一句話,沒超出他們家方圓十里地去!問他們怎麼拜的師,也差不多,他們長到十一二歲半大小子時,這些所謂的曹三叔呀、邱大伯呀、老黃頭呀什麼的就來找他們家裏商量,反正半大小子,吃窮老子,能跟著在外混口飯吃,也能省點兒糧食給弟妹不是?於是乎家裏父母也不太清楚這些所謂的曹三叔呀、邱大伯呀、老黃頭呀什麼的把自己兒子領出去幹些啥,反正有口飯吃就行!就這麼著,幾個老傢夥開始了他們的盜墓生涯。也沒正兒八經拜什麼師,也不知道師傅屬於哪一門派,就是從給這些所謂的曹三叔呀、邱大伯呀、老黃頭呀等等這些人打工開始,在盜墓過程中不斷跟師傅學、跟高手學,自己沒事兒時就多琢磨,有時盜墓的跟盜墓的碰著面了,就互相交流,漸漸的越混手藝越高,到最後就自己獨立招人搭夥,立起山頭,闖蕩江湖了。

    有沒有父業子承的呢?說老實話,我沒見過!現在有些媒體的年輕記者愛瞎掰,在素材不夠時,老是半真不假地編些故事,說舊時代的盜墓賊搭夥沒有超過四人的,而且都是父子搭夥,說因為沒有血緣關係不放心,怕別人見財起意、殺人奪寶云云。這種傳說也以訛傳訛,越傳越遠,不知就裏的人也信以為真,其實呀,一句話,瞎扯!

    首先,盜墓團夥在實施掏墳打洞作業時確實人數越少越好,以兩人為佳,因為這樣兒不容易引人注目,但絕少是父子兩人,如果是小規模的團夥最多就是叔伯侄子,要麽是宗族五服內的親人,帶有鄉鄰關係的異姓旁人搭夥的也有;如果是大團夥,那就什麼人都有了。實施掏墳打洞作業時人數少是為了不引人注目,不是為了防備什麼見財起意、殺人奪寶等等,防備這些另有法門。

    其次,掏墳打洞作業時只有兩人並不代表整個行動只有兩人,您想,總得有人把風不是?在通訊不發達的時代,盜墓,特別是盜大墓時,把風的您還不能只派一人不是?要撒開大網、遠程觀望、層層把風,用特定信號傳達訊息,一站接一站,這樣有人抓捕時才能及時逃脫,要不然,人家來到近旁,你才從墓穴裏往外爬?

    第三,為什麼說父子搭夥盜墓的絕少呢?其一:在舊中國,真正專業的盜墓賊都是少年就開始入行,而盜墓賊大多一日不金盆洗手,一日不娶妻生子。如果在青壯年時都不金盆洗手,那可能這一輩子就不會組織家庭了,像我們隊裏那幾個老傢夥一樣。其二:這些盜墓賊盜著了寶,大多數人一換了錢,就嫖、就賭,有的還抽大煙,手裏的錢花得像淌水似的,反正身懷絕技,錢沒了再去弄。而且,中國從事盜竊行業的人相信“藝不壓身錢壓身”,反正是傷天害理得來的錢,你不花,遲早有人會幫你花,到時候那個幫你花錢的人就不知道是官府、仇家還是閻王、小鬼了!因此沒幾個人身有餘財,也就沒幾個人可以洗手上岸了,不收手就不會組織家庭,哪兒來的兒子跟他搭夥?其三:在盜墓行業,你要小打小鬧,就不能橫財暴富,而你要橫財暴富,就不能小打小鬧,得作大規模。但規模越大風險越大,盡管盜墓行業中有種種防範見財起意、殺人奪寶的法門,但貪欲的力量是可怕的,因此還是有不少盜墓賊還是在青壯年就被人幹掉了,能善終的屬於少數。因此說,在這種年紀輕輕尚未娶妻生子就命喪黃泉的狀況下,還會有什麼父子搭夥的嗎?其四:進一步說透,面對這麼兇險的行業,哪個熟知行業狀況的父親會帶兒子入行呀?

    第四,所以說,如果是僅有父子叔伯等血緣關係的二人團夥,都不是做大買賣的,多是為了一時饑荒,在自家附近瞅准哪個有錢人家的墓地下手撈一把,發個小財以渡時艱就收手不幹。這些人沒本事也沒膽量去動那些大墓!真正的高手都是離鄉在外發展、四海漂泊的,絕不會在這種團隊裏混飯吃。而且,如果盜著大墓,裏面的東西這麼多、這麼大、這麼重,你只有兩個人,怎麼往外運?就算讓你僥倖運出去,大宗贓物先不說累死你們倆,就說沒有一定關係網誰能接得起你這麼大的盤子?你手頭的貨一時不能完全脫手銷贓,換不成現錢,先不說你得不著好處,就說這些東西存在你手裏也是個禍害,要被別人發覺,要麼是報官抓人,要麼是奪寶害命,反正你落不了好!——別說普通盜墓賊,就是當年東陵盜寶的孫殿英,赫赫有名的軍長級人物,身邊有這麼多軍隊護著,一旦叫人盯上之後還不是一肚子苦水,有苦沒處訴?

    第五,關於防範見財起意、殺人奪寶的法門。這裏才是要害!任何人都愛財,盜墓者尤甚,不然誰會在死人堆裏打滾?小規模團隊有小規模團隊的防範方法,大規模團隊有大規模團隊的防範方法,法門很多,在這裏我就不說了,因為各位都不是在這一行的,知道了也沒用。而且改革開放以後,大陸盜墓活動日益猖獗,其中以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最為猖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03年初發表了《全球防止非法販運文化財產》報告,該報告說,在世界三大主要文物輸出國中,希臘主要是以地面古建築和雕塑文物輸出為主,埃及的金字塔則歷來是世界盜墓者的目標,而中國,該報告說:“幾乎擁有盜墓者在全球古墓中所需要的所有東西。”現代盜墓賊們除了配備各種先進技術裝備、努力鑽研業務知識之外,最為熱心的就是找到當年倖存下來的老盜墓賊拜師學藝、討教經驗,這使得這幫新起的盜墓賊越來越膽大無忌,造成無數古墓被盜,大量文物外流,有時我們打開墓葬,看見深淺不一的大小上百盜洞,最多的達到247個盜洞!墓室劫掠一空,其情狀之慘,慘不忍睹!因此為了不再助長這種邪惡的行為,請恕我也“隱口深藏舌”了。在這裏也說句題外話,從盜洞裏就可以看出盜墓賊的手段高明與否,雖然有的墓葬有多達上百盜洞,但真正打進墓室劫走寶物的,就是那麼一兩個!

    看一看盜墓行業的血腥吧!我們發掘了多少古墓,有時一打開墓道門,就看見盜墓賊的屍橫當地,有的是被墓室的機括弄死的,有的是被同夥幹掉的,要不然就是火拼時同歸於盡的,還有被墓中毒氣熏死的,還有的是盜洞打得不好塌方壓死的……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所以我們隊裏這幫老頭們才常說“知足了”。有時想想,他們也是命極好的了,闖過了這麼多溝溝坎坎都沒被人做掉,可見其眼明心亮到什麼程度!而且他們如果不是1949年後立即投身報效,被政府徵用,那麼像他們這種名動江湖的大角色,最後只有被政府抓捕槍斃這一個結局,要像其他小角色一樣回鄉務農、吃口安穩茶飯是不可能的,當年就槍斃了不知多少這種大盜墓賊,由此又可見其觀察時局的眼力!

    今天講這幫老頭子給我們上的第一課。

    我當學生時,常聽鄰居那位旗人夏天晚上在院子裏乘涼時說什麼:“三代(夏、商、周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後來才知道這是顧炎武《日知錄》裏頭的話:“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農夫之辭也;三星在戶,婦人之語也;月離於畢,戍卒之作也;龍尾伏辰,兒童之謠也。”我當時年輕氣盛,看了心裏頭暗笑顧炎武瞎說,什麼“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你顧老頭子什麼時候見過“三代以上”的事情?我念了這麼多年書還不知天文呢,那時候的農夫戍卒、婦人孺子就能知天文?笑話!

    為什麼在這兒突然提起顧炎武?往下看!

    我們仨從1962年夏開始跟著這幫老頭混,這幫老頭都是夜貓子,晚上很晚才睡,早上一早就起。我們呢?跟著唄!中午瞅個空子再補一覺!一開始,這幫老傢夥問我們會看星星不會?這下子三人裏有兩人就被問住了,包括我在內!在當時,《開元占經》我就光知道有這麼個名字,壓根兒沒看過!《天官書》在看《史記》時也沒去看,說老實話,除了專門作天文史研究的,誰看《史記》時去細看那個呀!不光這個,二十五史的所有《律曆志》、《天文志》都沒看!《步天歌》我翻過一下,但沒認真看,更別說背下來了,就算背下來我也不會看星呀,因為在這之前從沒有天文觀測經驗!而且當時一下子就被問懵了,連《步天歌》這個名字也沒想起來。

    這第三個夥計有些優勢,因為在學校時他是天文觀測小組的,於是他沖老頭們點了點頭說懂一點兒,於是老頭一指北天一顆星問那叫啥星?“天龍座α!”這夥計回答的是又快又准,我們看了他當時那個堅決的神態都覺得准會博得老頭們的贊許\,如果是這樣可以使我們保全些許面子,畢竟沒有全軍覆沒,連一個稍懂點兒的人都沒有嘛!誰知老頭們“呼”一下全站起來了,先是面面相覷,然後發問的老頭又指著那顆星星大聲問:“你說那是啥?”我們嚇了一跳,也看著那夥計,那夥計仔細看了看,又問過老頭確認位置無誤後,還是肯定地說:“是天龍座α!”這回老頭們愣了,大家大眼瞪小眼,半天沒說話。

    最後老頭們說話了:“去!去!!去!!!一邊兒呆著去!什麼鳥大學生!還扯啥?還有啥好扯的?瞎耽誤功\夫!”我那兩個夥計有些怯了,也有些憋氣,不過他們脾氣還算好,打算就這麼撤了,可是我的脾氣上來了,我這人脾氣上來了有時還挺大。這一回我可抓著把柄了,可不是嗎?這幫老傢夥!有話你就明說嘛!發什麼脾氣?明明是你們自己說的,讓我們跟著你們一塊兒,有話就扯扯,現在你又不待見我們了,我們是惹你了?還是礙著你了?還是踩著你尾巴了?我這幾句話一說,他們炸了,一把把我抻了過去,摁在牆上,——我忘了說,這幫老傢夥多少有些拳腳——指著天上對我吼:“那是天龍阿爾啥雞巴法?你們這幫鳥人,啥雞巴也不懂就鼻子插蔥——給老子們裝起大象來了!不懂還雞巴裝懂,成心欺負老子們沒上過學是怎麼的……”

    我這回也徹底蔫兒了,天文觀測小組的那位——後來我們也弄清楚了,因為他參加的是天文觀測興趣小組,純屬業餘活動,他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就借這個喘息之機問老頭們到底那顆星星叫什麼名字,過了一會兒老頭們也平靜了,大家都開始有話好好說,這才告訴我們那是紫薇右垣第一星右樞!說罷老頭們也興味索然,擺手叫我們回去睡覺了。

    這就是第一課!

    老夥計們,我沒記錯吧?他娘的,你這傢夥,學了個半吊子就瞎晃蕩,害得我差點兒被這幫賊老頭揍了一頓!

    為什麼說這夥計學了個半吊子瞎晃蕩呢?因為這夥計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學西方星座星名的時候他去了,可學中西星名對照的時候他沒去,由於天文學主流都是採用西方星座星名,不用中國星官,所以那時候並不妨礙他作為一個業餘愛好者觀測天文和與人交流,可是這回撞在這幫沒文化的鄉下老頭手裏,他們只認得中國星官,哪里知道什麼“天龍座阿爾法”呀,以為我們不懂還硬要裝懂,這在傳統的中國社會屬於不能容忍的行為。不管老頭們知不知道什麼“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但這個傳統精神是融入到他們的價值觀念和行為規範中的!所以我接著硬幫人出頭,正撞在槍口上,就落了個被人摁在牆上的下場!從這兒也可以看出這幫賊老頭早年何等兇悍,不然也活不了那麼久!哈哈……

    所以,我的這位夥計和老頭子們誰都沒錯,只不過一個用了西方星座星名表達,而另一個用了中國星官名表達罷了。後來我們請負責人出面給我們解釋了幾天,老頭們才明白過來,打消了把我們趕走的念頭。

    我要說的是,顧炎武沒說錯,他還說得保守了,在中國舊時代的農耕社會裏,普遍知道天文的不僅僅是在三代以上,當然三代以上的普及度要更高一些,因為當時還完全沒有印製日曆的條件!可是在整個的舊中國農耕經濟時代裏,對天文有一定認識是農民們的生存需要,因為中國是季風氣候國家,農業耕作時令和物候與天文有密切的映射關係;再者,您想,當時只有政府才有權印製日曆,因此叫“皇曆”,但是在幅員遼闊的國土上,政府印製的皇曆,其印製數量和傳播範圍是有限的,而私人印製私曆的非法產業,要在18世紀以後才逐步興盛起來,由於是非法行為,其規模也有限,僅限於東南沿海一隅的城市中。那麼農業作為皇權時代國家經濟命脈產業,其從業人員——農民是這個國家人口最眾多的群體,也是最需要報時資訊的群體,可同時也是最沒文化、最不識文斷字的群體(就算有皇曆他們也看不懂!),在最現實的需要缺乏滿足這種需要的充分條件時,他們最終還得用最原始的辦法解決問題。所以,識天文作為他們必需的生存技能,是代代相傳的。如果把天幕上的星星看作一幅活動的圖畫的話,對於沒有條件識字的人來說,認圖總比認字容易得多吧?

    所以,在這個背景下,您就可以明白為什麼這幫老傢夥在看到我們不識天文時會如此震驚和失望了,按照他們的揣測,我們作為大學生應該懂,不僅懂,而且他們認為在某些方面可能懂得比他們還要多一些,可是畢竟這些不是現代文明教育出來的人的常識呀!無怪乎我們的負責人為了勸這幫老頭留下我們要花幾天的工夫了!

    正是上述種種原因,這幫老傢夥從此以後對我們就趾高氣揚起來,這頗有點像張岱《夜航船》裏記載的那段故事:

    昔有一僧人,與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談闊論,僧畏懾,蜷足而寢。僧人聽其語有破綻,乃曰:“請問相公,澹台滅明是一個人?兩個人?”士子曰:“是兩個人。”僧曰:“這等堯舜是一個人、兩個人?”士子曰:“自然是一個人!”僧乃笑曰:“這等說起來,且待小僧伸伸腳。”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個時代的人,一個個都是從苦難裏頭爬出來的,這種環境裏頭出來的人,他要是還能成一番事業——別忘了,他們可都是盜墓行裏頭的大角色——都有一個特點:不瑣碎!還有一個詞可以形容:通脫!所以老傢夥們雖然在我們面前“伸了伸腳”,但彼此的關係更近了一層。

    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事情老傢夥們說得很明確:“你們先給老子們把三垣二十八宿總共283星官1464顆星都認齊嘍!不能對著圖認,對著圖認算毬毛本事?把圖扔嘍,直接在天上認!一個時辰一個時辰、一天天、一月月、一季季,你們都給老子們認准、認死!別的先別提,作完正經工作之外,幹這個就行,別的還在其次!只要天是晴的,你們這幫兔崽子就別偷懶!要嫌煩,自個兒滾毬蛋!”

    我想,現在很多人可能都沒有時間、沒有這個心思去做這個工作了,而且也沒有這個條件了,因為現在隨著都市化的發展,城市的光線污染越來越嚴重,別說住在城市裏的人,就是住在稍大一點鄉鎮的人可能一年都看不到幾次璀璨的星空,還怎麼認星呀?——請注意!我在這裏用的一直是“認星”,不是“觀星”!

    其實這個工作是要打小時候開始纔會有成效的——就像背書一樣,開蒙的時候背的書一直到死都滾瓜爛熟,年紀大了些才開始背的書就記得沒那麼牢了——像我們三人其實就沒一個認星認到真正圓熟的程度的,因為我們不像舊時代農耕社會裏頭那些農家孩子一樣,從牙牙學語開始就在家裏老人的懷裏一邊兒乘涼一邊兒認星,這些孩子們大多數一輩子都沒機會上學,除了幹農活兒,沒有其他的管道可以發揮他們的智力,可是當他們把幹農活兒外剩餘的幾乎所有智力都單單用到這上頭去的時候,其成就是可怕的!

    認星要認到什麼程度才算得上是圓熟了呢?要認到無論白天黑夜、晴天陰天,在需要時,只要一抬頭,腦子裏就會自然準確地反射出一片璀璨的恆星背景,這283星官1464顆星在這一天這個時辰的位置要相對準確地了然於胸!特別是三垣二十八宿的位置要準確地了然於胸!到了這個程度,認星才算圓熟了!——現在您明白為什麼我特意在前面提到那幫老傢夥那麼氣急敗壞了吧?

    不過,也不要這些工作看得有多麼玄奇,其實這就是為了造就人和地球自轉公轉運動的同步感,也就是把鐘錶、日曆、星圖和指北針內置到人腦中去。

    現在有人問了:“要是換了一個地點呢?”那也沒問題,只要您達到上述程度,您的感覺其實已經和地球的自轉公轉運動同步了,到了陌生地點,您先抓住一顆基準星,大多數人是抓住北極星,也有更厲害的人可以抓住任何其他星官為基準星,然後把周邊恆星背景和自己腦子裏已有的恆星背景一合,對上號後無論白天黑夜、晴天陰天,有需要時再展開您腦子裏的恆星背景就行了。

    看到這裏或許又有人說了:“現在我們已經有了這麼多的現代精密儀器,那麼依靠這些精密儀器也就行了,可以不需要經過你說的那些繁複的過程,而且把鐘錶、日曆、星圖和指北針內化到人腦中去也未必能像精密儀器測量那樣精確可靠。”說得不錯!我們可以依靠現代精密儀器,而且測得的資料要精確可靠,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古人的那一套確實沒有什麼用處了。但是,請不要忘記,無論有多麽精密的儀器,它都只能幫你解決“多少”的問題,而要解決“是否”的問題,還要靠你自己!

    我們不像這幫老傢夥們那樣出身農耕社會,而且最早的十歲、最晚的也不過十一二歲就投身盜墓行業,當我們幾個開始接觸到這些東西的時候,年紀已經太大了,二十歲都過了!所以說,我們幾個其實都是不及格的!

    寫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兒,順便講一講——以前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裏面講到古人觀星(這兒是“觀星”),是拿一盆水把星星映到盆裏看的。亂彈琴!所以說,中國傳下來的學術裏頭混雜著許多害人的東西,為什麼說它害人呢?因為教給你一個錯誤的方法!知識錯了沒關係,可以糾正;可是方法錯了,那麼可能就終身不返了!要驗證這個方法是否正確,可以到北京古觀象臺、南京紫金山天文臺看一看,那裏頭有這麼多皇家觀象儀器,有哪一件是用來盛水觀星的?也可以用一盆水照照看,這一小盆水能夠把整個天幕倒映到裏頭去嗎?別說一小盆水,一大池水都不行!要硬說行,一海水可能差不多了,可是您看得過來嗎?而且,倒映到這盆水裏頭的天幕中,您能準確地觀察星星的細微情況嗎?微風一吹就足以使您什麼也看不清了!進一步把話說透,不說則已,說就乾脆說透它,省得以後再生出什麼妖蛾子來——您若仰躺觀星,腦子裏只要有一個坐標系就行了;您若倒映觀星,腦子裏得有兩個坐標系!您累不累呀?吃飽了撐的!

    有人跟我抬杠說某地某道觀有一水池名曰“觀星池”,不正說明古人是倒映觀星的嗎?咳!您在中國文化裏浸淫了那麼多年,難道還不明白這是中國人慣用的文學性浪漫?給這個水池命名“觀星池”,是為了說明這個水池引來的泉水清澈,映得滿天星斗熠熠生輝!而且特別在道觀這個地方,總要用“日”、“月”、“星”等等這種帶有道教玄秘意象的象徵物來標示自己的景點才能與整個建築的氛圍相配,您總不能讓道觀裏頭的景點題一個大觀園景點的名字比如“沁芳源”或者“蓼汀花漵”吧?再不然乾脆咱題一個“怡紅快綠”?

    回到“認星”,是“認星”!我不講“觀星”,只講“認星”。想必各位從這兩個詞語和以上的敍述裏早已經品味出二者的不同和認星的意義了。那好,我就不多說廢話了,只說一句題外的題內話:要想把握事物的運動,最好的辦法是在建立坐標系的前提下再去著手解決;而對事物運動把握的程度,首先依賴於坐標系設置的合理程度。

    哈哈,我們本是想學盜墓的,絕料不到卻先從天上開始!

    說了很多,也還都是些陳年老帳篇兒!因為我們本身就是一群沒文化的賊老頭帶出來的,自己也不夠格,只是人老了愛提舊事,百無聊賴間想起一點極粗淺愚拙的東西罷了!好了,我老頭子先滾蛋,讓各位仁兄伸伸腳吧!

    這時有人攔住我:“哎!想跑?沒門兒!你老老實實交待清楚,認星的作用是什麽!”咳!我早就交待了呀!要不,您再回頭看看?(未完待續——皇上問:“下面呢?”咳,有沒有,看吧!)

    lh1041 回答 17 年, 2 月 前 7 會員 · 27 回覆
  • 27 回覆
  • 覓景

    會員
    22 8 月, 2005 在 8:29 上午

    其實平常人的故事更有真實感值得看.支持您寫故事.

    至于您的專業知識祕訣不傳下來太可惜,寫下來又怕心術不正的人看到。希望您能找到有德之人加以傳受.

    期待下一編。

  • 劉銳山

    會員
    22 8 月, 2005 在 8:25 下午

    lh1041前輩的經歷現在寫成故事,也可算稱得上回憶錄了!

    從這幾篇文中可以窺到古墓派風水獨門心法(是我加稱的)之餘亦寓意要風水功夫好,必需下死功夫這道理。

    不知道現在想學風水人們,他們終日只是追求什麼口訣、秘笈、走捷徑,有沒有想過這些基本功夫要有決心磨練?

    前輩請繼續, 洗耳恭聽。

  • lh1041

    會員
    22 8 月, 2005 在 11:15 下午

    在這裡謝謝各位網友的表揚,並綜合回復如下:

    1.覓景網友,您關於詛咒的問題,我的回復放在前一篇。謝謝您的贊許和建議!我想說的是這些東西現在叫我們很為難,我們希望早日能夠出版研究成果,但是又不想讓盜墓賊借此大逞其慾。中國的這些學術,只有完全公開,經過各方的考證辨駁,才能重新獲得它的青春並為人類文明進一步發展服務,但是這個現實…唉!至於尋找有德之人傳授,說實話,正是這種思路造成中國學術大量失傳的!我們認為舊時代的觀念應該拋棄了,最好的辦法是將這些學術以另一種面目包裝後推出,完全不提盜墓,讓大家都來研究辯駁,以求得其發展。

    2.研究京氏網友,您要求介紹一份好的星圖,以我所見,在早些時候,尹世同的《全天星圖》不錯,在圖上有中西星名對照,不過沒有集齊中國283星官,此圖是主要是根據《儀象考成》繪製的。近來香港太空館出版了一本《中國古星圖》非常精美,不過在圖上沒有中西星名對照,也主要是根據《儀象考成》繪製的。不過,在圖上看星和在天上認星是完全兩碼事,因為圖上您看不到星空隨著時辰、日子、季節的變化而變化。另外我還要進一言,您家鄉那個古墓,不要盜了,報告給文物部門不好嗎?要是有精美文物,能讓全世界人民和您一樣都欣賞到不好嗎?更何況卦象官鬼持世,文書伏於官鬼之下,世爻被月令、日建左撕右扯,何苦惹那個麻煩?

    3.aery網友,多發言呀,這樣也好對我有所教益!

    4.劉銳山先生太幽默了,贈了一個“古墓派”的名頭,哈哈!您昨天的帖子我回復在第一篇裏。謝謝您的鼓勵!

  • lh1041

    會員
    23 8 月, 2005 在 12:37 上午

    研究京氏網友,您還差半步就踏入坦途,熬過去,一定要熬過去!年輕人,來日方長!祝您一切順遂,在節骨眼上,您就別出岔子了,聼老頭子一言不好嗎?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 lh1041

    會員
    23 8 月, 2005 在 3:04 上午

    研究京氏網友,我的回帖在您的《盜墓嘍》這個貼子裏。

  • 覓景

    會員
    23 8 月, 2005 在 2:39 下午

    您的心情我能體會,我家里曾有人在門縫外偸學會給新生兒點穴接生的方法,她經手的小孩都活了,但後人們都記不太清楚了好可惜.

    您會的不祗是有學術价值,而且還是真能讓人挖到寶的東西。其實您的學識價值連城呢.

    如果政府保護文物的人力物力有限的話真的全發表出來不知會有什麼結果.

    想想擁有寶物也是一樣負擔需要起動一個相關的系統才能保全.

    我想您可以寫出幾個層次的東西.

    一類是給我這樣的普羅大衆看的就算是做公關吸引新血為考古爭取各方面的支持等.

    二類是您的專業知識. 關鍵的東西也許不公開發裱但在您的部門裏設立一個加密資料庫讓老同業們發裱經驗之談祗留給同業的後輩們學習.

    隨便胡說幾句,您見笑.

  • lh1041

    會員
    23 8 月, 2005 在 4:48 下午

    覓景,您的這條帖子是我幾位老夥計先看到的,他們都誇您思維有條理、有層次,是個很好的行政人才!我原話照貼。:em22::em21:

  • 文抄公

    會員
    23 8 月, 2005 在 7:18 下午

    like
    love

    好文! 學習不少東西, 特別是有些天文部分寫實, 是一些派別理氣所沒有涵蓋的. 省去不少時間!

  • 沈蓮舟

    會員
    23 8 月, 2005 在 9:57 下午

    謝謝lh1041前輩

    除了瞠目結舌之外, 更令人學習謙虛

    書本上的學問大部分是匯集經驗, 再轉成文字…

    但是容易流於編輯者的主觀.

    拜讀大作

    真有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之感.

    感謝再三

    不知可否於此版開一專輯.

  • lh1041

    會員
    24 8 月, 2005 在 9:27 上午

    沈先生,您好!首先我要先感謝您,因為我是先從這個網站看到您轉貼的destiny網valley的文章后,看到了一種學術千百种註解的危害,才下決心重新修改我們的研究成果的體例的,第一,我們決心拋棄古代著作的那種隱晦的寫法,不讓後來不明身份的人隨意解釋和篡改我們的研究成果;第二,也拋棄那種口訣式的文體,以免使後來的人一頭霧水;第三,在關鍵部分盡量以親歷見證的角度來談問題並配上圖像、照片和説明。第四,最緊要的是使用現代數學模型來説明問題,但原有資料也一併保存。第五,對於不明白的問題不支支吾吾,不懂就不懂,保存好原有資料,留下缺口,讓後人可以豐富、訂正和改進。雖然這些東西不知到才能公開——儘管是局部公開都遙遙無期,但您轉貼的文章給了我們重要啓示,提醒了我們,所以要先在此感謝您。

    至於您提到搞一個專輯,這不是我的權力,要看網站是不是批准。另外我是i怕欠文債的,只怕搞了專輯,文章遲遲不出來,網友們等得發急,要駡娘。不如就這樣寫到哪兒算哪兒。

  • 覓景

    會員
    24 8 月, 2005 在 11:51 上午

    多謝各位誇獎, 不好意思, 想到那兒, 說到那兒, 我大外行一個, 你們更知到該怎麼做的.

    其實也很想聽聽您那幾位的老夥計的故事呢是不是太貪心了?!

    期待您的下一集

  • 覓景

    會員
    24 8 月, 2005 在 1:23 下午

    like這下我也能看得懂了, 古代口訣讓人越讀越洩氣.

    現在你們有寶物讓人想盜暸

  • patton

    會員
    24 8 月, 2005 在 8:52 下午

    沈站長建議相當好, 如lh1041先生能夠在本網寫文, 高興也來不及, 那有不批准之理?

    這裡是網上, 沒有時間侷限, 只要先生有時間及高興時候下幾筆, 我們已獲益良多了, 那有網友不識抬舉呢! 希望想到那便寫到那不錯!

  • 沈蓮舟

    會員
    24 8 月, 2005 在 10:22 下午

    lh1041前輩您太謙虛了, 在下愧不敢當.

    當時於命理網, 看到此篇, ㄧ時心有所感, 故而轉貼於此.

    沈某不才, 不過一文抄公亦或轉文者爾爾.

    未料引起先生注意, 應是縱橫網之福.

    前輩所言的五項提要

    從第一,我們決心拋棄古代著作的那種隱晦的寫法,不讓後來不明身份的人隨意解釋和篡改我們的研究成果……等等.

    均為風水術數的大工程, 必有振聾啟瞶之功, 在下引頸期盼.

    個人感想:

    中國可以給世界的很多.

    要從世界上學習的更多.

  • lh1041

    會員
    25 8 月, 2005 在 10:48 下午

    好幾天沒工夫上來,先給各位請安了。文抄公先生,怠慢了,上次匆匆忙忙沒看見您的帖子。沈先生,您提出的課題的回復我放在第一篇裏。

    術數縱橫網patton先生竟然給予我的這些文章置頂的待遇,太台舉我們了,實在是愧不敢當!我們也只好好好寫些文章來回報網站了。

Page 1 of 2
Start of Discussion
00 回覆 2018 年 6 月
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