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盜墓和風水(三)——上古葬式(上)

  • 考古、盜墓和風水(三)——上古葬式(上)

    Posted by lh1041 on 29 8 月, 2005 在 11:16 上午

    這篇文章還是遲了些,不過遲的原因是我感覺有些為難。從上兩篇文章貼出來以後,各網站諸位先生們對下一篇文章選材提出了種種建議,總之一句話,毛澤東對史達林說的,又要好吃又要好看!那好吧,我姑且試一試,不過眾口難調時,還請不要罵娘。

    接著說!不過這一節不準備講盜墓,回來講講考古,現在我發覺這個大題目定得不錯,迴旋餘地很大,愛講哪兒講哪兒。這一節從哪里說起?就從盜墓賊老頭們說起,從他們的一個問題或者說飯後閒談的題材說起。

    有一天午飯後,我們三個去老頭們住的院子玩兒,一進門正看見老頭們在那兒聊得口沫橫飛,就把頭一探:“嘿!老頭,聊啥呢?”老頭們把手一招:“過來!小的們,你們說說天地是個啥?”

    當時嚇得我一哆嗦!別這麼著呀,老頭,吃飽了飯您聊點啥不好,聊這幹啥?又不解渴又不扛餓的,咱聊點兒當年您盜著了大墓,換了錢,在上海南京廣州香港逛窯子、擲骰子的事兒多好!

    “滾!”一語未了,老頭們笑著斷喝,我們哈哈笑著跑了。這幫老頭子就是這樣,每每與我們閒聊,總要把話題扯到讓我們啞口無言的地步才算了局,一點兒也不像男人聚會,沒聽梁實秋說嗎?“男人的談話,最後不談到女人身上便不會散場。”可這幫老頭不!起碼當著我們的面不!風花雪月的事兒他們也談,但都是打個穿插,零零碎碎不成章節,但煞尾時一概是一些讓你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問題。別看他們不看書不看報不聽廣播,腦子裏卻極能瞎想,常常提出一些屈原“天問”式的問題來,其實他們既是問我們,也是問自己,有時問題提出後,就把我們甩開,一夥人坐在一堆討論去了。我當時常想,這幫老不死的,啥現代知識也沒有,在那兒瞎咧咧個屁呀!

    對於我們回答不上來的問題,老頭們並不放過我們,因為他們也知道自己知識有限,所以要通過我們去看書,看了書、查了資料,再讓我們告訴他們聽,聽了還要往深處追問,問到我們又去查資料為止,如此反復數次。當然,他們把自己的看法說出來時,我們也可以反駁指正。

    您要想不搭理他們?不行!想想四十幾年前那個時代,這幫老傢伙個個都是根正苗紅的三代五代貧雇農出身,正宗的國家主人翁,我們又是有組織上的任務要挖掘他們專長的,要是不搭理他們,他們們倒是沒什麼,最多嘟嘟囔囔幾句而已,不會害人,就怕有些吃飽了飯沒事兒幹、專嚼舌根的混賬傢伙告訴領導上說我們身上知識份子小資產階級習氣嚴重,對工農群眾不虛心等等,到時候您還真的是吃不了兜著走!所以呀,反正除了這個,他們身上也就沒有其他怪癖了,不就是多跑跑圖書館嗎?不就是多看幾本書嗎?也不是什麼壞事兒,只是這樣就沒什麼功\夫多認識幾個女孩子了!

    好,先撇開這幫老頭子不談,來談談他們這個問題:天地是個啥?

    說實話,我們當時就暈了,這叫啥問題?後來跟搞理論物理那幫傢伙聊起這件事兒,他們認為,這追到源頭上根本就是一個哲學範疇、甚至是宗教範疇的問題!為啥?因為他們承認,他們也壓根兒沒弄清楚!這到目前為止對於理論物理而言還是一個無解的問題!所有圍繞這個問題的說法都是假說!我們一聽樂了,哈哈,您要扯到上帝頭上,我們反而有了發言權了,你們不也沒弄清楚嗎?什麼宇宙大爆炸理論不還僅僅是個假說、而且現在越來越受宇宙平直理論的挑戰嗎?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方程的宇宙常數不是有很大問題、甚至有人說是致命的錯誤嗎?那好,既然你們搞理論物理的私下裏普遍認為這是一個哲學範疇、甚至是宗教範疇的問題,我們就濫竽充數,也摻和進來扯扯吧!

    要硬著頭皮談這個問題,先要找一個切入點,還是從我們的專業範圍裏來找。

    在八十年代中末期,有一次轟動世界考古界的發掘,那就是1987-1988年對距今6500年左右的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發掘,發掘出什麼來了呢?讓我喝口水慢慢說……

    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位於原濮陽縣老城西南角城牆北側,(見下圖)遺址平面呈曲尺形。1987年發現三組蚌圖後,1988年又進行大面積揭露,共開探方、探溝170餘個,加上對遺址南端30座東周時期排葬坑的清理,總計揭露面積六千多平方米,文化層自上而下為宋、唐、晉、漢、黃河淤積層、東周文化層、龍山文化層和仰紹文化層。

    這個遺址的仰紹文化層又分上、中、下三大層,細分可分為5層(見下圖),發現的遺跡有房子、窖穴、灰坑、窯址、成人墓葬、兒童甕棺葬;發現的遺物有石耜、石斧、石鏟、石磨棒、石磨盤,以及陶制的鼎、罐、缽、瓶、壺、盆和碗。陶缽的口外沿多飾寬頻紋紅彩,少數陶器飾葉狀紋、三角形線條紋、弦紋、指甲紋、劃紋、乳釘紋、錐刺紋、麻點紋。(見下圖)

     

    龍山文化層遺存有灰坑、墓葬和甕棺葬,以及一些灰陶、紅陶和棕陶,相對來講,這一時期遺存較貧乏。在東周文化層中發現30座陣亡士卒排葬坑和一批小型墓葬。所有各個文化層的墓葬均為一次葬,沒有二次葬。

    根據地層和遺跡中的遺物,在所開探方中,探方T136和T137第一層屬周代或周代以後翻動的擾土層,第二、三、四、五層均為仰韶時期的堆積。

    以上說的這些,並不足以使這個遺址達到轟動世界的程度,之所以轟動世界,在於西水坡遺址45號墓,也就是M45及其附屬墓葬的發掘。1989年經過對這個墓葬中蚌殼進行碳十四測定,並經樹輪校正,年代為距今6460±135年,也就是西元前4500年左右。

    遺址主要有房屋、窖穴、陶窯、墓葬、生產工具和生活用具。房屋的形狀有圓形、橢圓形和方形幾種。這個階段早期的房屋均為半地穴式,屋的中間有灶,一邊修有門道,四周有柱洞,房基面往往用一種細膩的土鋪墊。晚期的房屋均為平地起建,牆壁為木骨結構,底部和四壁均經過火的燒烤,堅固防潮,修築得相當講究。依上所述:1.此遺址是處於仰紹文化第二階段的文化遺存。2.從出土器物分析,M45的文化面貌屬於仰紹文化後崗類型,而且明顯受到北辛文化的影響。3.從地域上講,濮陽處在文獻所載東夷文化和華夏文化的接合部。考古資料和文獻資料可以相互印證,四組蚌圖遺跡應該是兩種文化的不斷交往的結果。4.從文獻上看,此遺址所處時期對應著三皇五帝傳說時代。

    這個墓葬及其附屬墓葬總共發現了四組蚌圖:

    第一組蚌圖即B1發現於T137仰紹文化第四層下,打破第五層和生土。這一組蚌圖在墓主人的墓穴裏,其造型有龍和虎兩種,分別擺\塑於編號為第45號墓的墓主人的左右兩側。龍在右,虎在左,龍虎皆背朝墓主人,頭皆朝墓主人腳端的方向,尾皆朝墓主人頭部的方向。這種擺法也許是出於透視上的考慮,即在埋葬者看來,墓主人仰身朝上,和龍虎側身朝下,其實都是正面直立朝前行走,墓主人屍骨已僵當然不可能有這種動勢,但龍、虎行走的動勢極強。龍的身體是一條S線,昂首張嘴,挺胸弓背,龍尾有力地擺動,龍爪張開,全身都處在極度亢奮的躍進狀態中。虎的四條腿擺動的幅度雖然不大,但很生動,展現了奔走過程中前後左右四腿交替落地和離地的瞬間。(見下圖)

    第二組蚌圖B2發現於B1正南20米處的T176淺地穴中。這一組蚌圖,其圖案有龍、虎、鹿(或以為麒麟)和蜘蛛等。龍頭朝南,背朝北,龍口南面還有一個圓形蚌塑,好像是龍口吐出的珠子。虎頭朝北,面朝西,背朝東。龍虎蟬連為一體。鹿臥於虎的背上。蜘蛛擺塑於龍頭的東面,頭朝南,身子朝北。在蜘蛛和鹿之間,還有一件製作精緻的石斧。(見下圖)

    第三組蚌圖B3發現於B2正南25米處的T215中(見下圖)。這一組蚌圖,灰溝的走向由東北達西南,底部鋪墊有0.10米左右的灰土,然後在灰土上擺塑蚌圖,圖案有人騎龍造型、虎造型及其他。人騎龍擺塑於灰溝的中部偏南,龍頭朝東,背朝北,昂首、長頸、舒身、高足,背上騎有一人,兩足跨在龍的背上,一手在前,一手在後,面部微側,好像在回首觀望。虎擺塑于龍的北面,背朝南,頭朝西,與龍正好相反相背,它仰首翹尾,四足微曲向後,呈奔跑和騰飛狀。此外,關於第三組蚌圖B3,具體來講,在龍的南面、虎的北面、龍與虎的東面,各有一堆蚌殼,共計三堆蚌殼:1.龍南面的蚌殼面積較大,高低不平,成堆狀。2.虎北面和龍虎東面的兩堆蚌殼較小,形狀為圓形(見下圖)。另外,在第三組蚌圖B3這一層位上,還有許許多多零星的蚌殼,似乎也並非隨便亂扔的。從整體看,這條灰溝好像一條空中的銀河,灰溝中的零星蚌殼,猶如銀河中無數的繁星(見下圖)。那麼,那些堆積的蚌殼和成圓圈狀的蚌圖,是否同大地山川和日月星辰有什麼聯繫呢?人馭龍和奔虎襯托在這樣的背景上,是何等的壯觀!

    當時與45號墓同時發掘的,還有31號和50號兩座墓葬。50號墓(編號:M50)共葬有8人,屍骨淩亂,明顯是一個人殉葬坑(見下圖)。這個墓葬不在本文主題之中,不去談它。

    這裏主要談談31號墓(編號:M31),此墓僅葬一孩子,骨架恰恰少了兩根脛骨(見下圖)。那麼這個孩子的兩條脛骨到哪里去了呢?往下看!

    以上B1、B2、B3南北向呈一字形排列,由南向北:B1是龍、虎和人骨架相組合,在人骨架腳邊正北有用兩根人脛骨和蚌殼擺\成的勺形圖案;B2是由下而上為虎、龍、鹿(或以為麒麟)相錯並重疊而組成,虎和鹿頭向北而龍頭向南;B3是北虎南龍,背相對,虎頭向西而龍頭向東,龍背騎一人。31號墓與45號墓墓穴B1與中間的第二組蚌塑B2、第三組蚌塑B3恰恰在一條南北子午線上!31號墓與45號墓墓穴B1相隔20米,B1與B2間隔20米,B2與B3間隔25米,這四組墓穴和蚌塑明顯是一個整體。(見下第三組蚌塑B3、第二組蚌塑B2、45號墓墓穴B1與31號墓整體排列圖,B3、B2、B1與31號墓由上至下排列,方位上北下南,因為圖片和貼文的緣故,在網頁上可能會參差不齊,但實際上,以下這四組是在在一條子午線上的。)

     

     

     


    第四組蚌圖B4位於B3西南邊,有一舒身展翅的飛禽,因被兩個晚期遺跡和墓葬所破壞,僅殘留脊和尖尾巴,其詳細形象已無法辨認,只能約摸看出是一飛禽。在飛禽尾巴的東邊與龍之間,還用蚌殼貼砌一圓圈,似日似月。

    這第四組蚌圖這實在是遺憾!比這個墓葬晚的後人們也看出這裏是一塊風水寶地,也來建宅造葬,可是呢,穴位點偏了,還破壞了千古奇珍。不過從上述蚌圖和第四組蚌圖的殘留形象判斷,這不就是是鳳(朱雀)嗎?

    這個墓葬非常奇特!當時,這個罕見的、整體長度在80米左右的墓葬子午線把整個工地上所有人都震懵了!在仰紹文化中,在此之前,這種形式的墓葬我們從來沒有見過!

    在這裏,我們再詳細描述一下第一組蚌圖即B1(見下圖):墓穴西北部被東周時期的M54打破,東南、西南、東北部分別被仰韶時期的H34、H46、H51打破,看看吧!後代的人們都知道這個地方是大穴位,都想在上頭建宅葬墓。不過還是可惜呀,除了這個墓主人,誰也沒葬在正位上,都偏到四隅方位去了,也怪,剛好都偏到穴心的四隅,除了慨歎點穴之不易外,還引起我們這些後來人無限的神秘聯想。墓葬的方位是頭南足北、左西右東的形式;它的南邊是形成一個圓弧的形狀,而北邊是一個方形,東西兩側還有一個弧形的龕;靠南的中央是墓主人,他的頭是向南的,生前身高在1.79米到1.84米之間,墓主人的身旁,亦即東西兩側,還有他的腳下——也就是他的北側有三具殉人。45號墓中3具人殉的擺放位置很特別,被分放在墓穴中東、西、北三處,並特意斜置形成一定的角度。這三具人殉,年齡較小,分別埋於墓室東、西、北三面小龕內。東部龕內的人殉,頭向南,仰身直肢葬,骨架保存得不好,性別未經鑒定。西面龕內的人骨身長1.15米,頭向西南,仰身直肢葬,兩手壓於骨盆下,性別為女性,年齡在12歲左右,頭部有刀砍的痕跡,顯然是非正常的死亡者。北面龕內的人骨,身長約1.65米,頭朝東南,仰身直肢葬,兩手壓在骨盆下,年齡在16歲左右,骨骼粗壯,性別為男性。顯然這是三具殉葬的童男童女,都屬於非正常死亡。根據對墓主人骨骼的研究,墓主人是一個50至55歲左右的男性;尤其奇特的是在墓主人的兩側(東、西)和他的腳下(北),有三組由蚌殼密集鑲嵌在地上擺塑組成的圖案,其中在墓主人的右側,也就是靠東的方向,是一個蚌龍,身長1.78米,高出地面0.67米;在左側也就是靠西的這個方向,是一個蚌虎,身長1.39米,高出地面0.63米,虎的腹部,有一堆散亂的蚌殼;龍、虎頭的朝向均為北,腿則均向外;而在墓主人的腳下(北),有一個蚌殼密集鑲嵌擺成的介於三角形與梯形之間的圖案,另外在這個三角形圖案的東側還擺\放了兩根人的脛骨,距墓室中部壯年男性骨架0.35米,脛骨與三角形圖案連在一起,指向東方,指向龍的腦袋。另外,在45號墓穴以外的同一層位上,還有兩處用蚌殼擺塑而成的龍、虎、鹿等動物圖形,這兩處圖形和45號墓在同一子午線上。

    上面提到,當時與45號墓同時發掘的31號墓,此墓中僅葬一童子人殉,這個作為人殉的孩子的骨架恰恰少了兩根脛骨。屍骨沒有脛骨,而31號墓穴大小正好是沒有脛骨的尺寸!這意味著什麼?這只能意味著這孩子先被截掉脛骨後再被埋葬的。那麼這個孩子的兩條脛骨在哪里呢?各位往上看,在墓穴中那堆三角形蚌塑旁邊,指向東邊龍頭的兩根骨頭,看到了嗎?對!就在那兒!(見上圖)

    再說說這個遺址的發掘緣起和經過,本來不想說,因為看記者們半真半假的報導比較生氣,所以在這裏說一說:

    這個遺址的發掘緣起是怎樣的呢?西水坡遺址是在濮陽市初建、整個城市是一個大工地的情形下發掘出土的。因為中原油田開發,所以1983年9月,國務院決定安陽撤銷地區建制,原安陽地區劃分為安陽、濮陽兩個省轄市,濮陽縣就此升格。原來安陽地區行政公署的一部份人馬一夜之間成了濮陽市的第一任市政府官員,但是由於濮陽市百業待舉,所以這幫人還暫借在安陽市繼續辦公。1986年年初,濮陽市政府首腦看到部下們老在人家安陽市地盤上唱《借荊州》也不是那麼回事兒,於是撂下狠話:“誰要是在1986年6月底前不遷濮陽辦公,以後市政府就沒你這號人了!”自此,一個新興石油城市開始了熱火朝天的市政建設。

    由於濮陽市將遷入大量機關、企業、事業單位和施工隊伍,急需用水,因此,準備在西水坡修建一座引黃供水調節池。西水坡位於濮陽縣老城西南角城牆的北側,原是一塊低窪地帶,本來一個地方政府的供水工程,考古人員是不需要介入的,但當時考慮到濮陽在地望考證上的特殊性,還是決定跟進,尤其是我們看了現場地形之後,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擔心!

    於是,1987年4月這個引黃供水調節池工程動土後,施工機械在前頭作業,考古人員就緊跟在後頭看看能不能摸到什麼好東西,果不其然!這個地形真的有墓葬!但是在接下來的搶救性發掘中清理出的30多個普通墓葬裏並沒有發現特別重要的文物,這時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就來了!經過與當地政府官員和施工隊伍一番爭執後,還是拗不過他們,只好決定再集中發掘一下就準備撤了。正在這時,偏偏我們這夥不識時務的混蛋堅持要在原先開挖的探方附近再開一個新探方。

    這下子地方政府官員和施工隊伍罵娘了,媽的!又要挖一個!要知道這可不是挖坑栽樹呀!探方一般是5米見方、深淺不等的大坑,先粗掘再用刷子刷,就是粗掘也絕不是民工挖坑栽樹那麼簡單,一個探方有時光粗掘就要挖幾天,更別說用刷子慢慢刷了!當時地方政府官員和施工隊伍的眼睛裏都快要冒出火來了!現在想想,幸虧硬著頭皮,不怕得罪人,咬著牙堅持了那麼一下,要不然,嘿!後果不堪設想,後果真的不堪設想!您想呀,要是撤了,施工機械還不知道會把它弄成什麼樣子,從墓葬發掘後的實際情況看,有99.99%可能性什麼都不會留下!為啥?那個墓葬裏不就是蚌殼和人骨頭嗎?也沒有棺槨,更沒有盆盆罐罐,現代社會又不是上古時代,在這個時候沒人像上古人類那樣拿蚌殼當貨幣使(還記得“寶貝”這個詞嗎?明白為什麼“財寶”都要從“貝”旁了吧!),因此也沒有誰會把這些東西放在眼裏。而且,在當時的情況下,考古人員慢吞吞的發掘工作,早把當地政府官員和施工隊伍給得罪翻了,尤其是施工隊伍,他們是講究“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考古隊可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呀!他們就是發現了這些東西,還能跟你講?早他媽給平了!

    這個墓葬,就是震驚世界的濮陽西水坡45號墓,由於是西水坡考古工地發現的第45個古墓,所以它被命名為西水坡45號墓,編號M45。這是一個無棺槨的一次葬墓,在整個遺址各個文化層的幾十個古墓中,沒有哪怕是一個二次葬墓,這也是個怪事!

    當時為啥感覺不對?為啥要堅持新開一個探方?為啥新探方正好就開在45號墓頂上?不知道!從表面上看,能夠作為臺面上理由的只有這麼幾條地望考證資料:1.《史記正義》引《山海經》雲:“雷澤有雷神,龍身而人頰,鼓其腹則雷。”2.《淮南子·地形訓》亦雲:“雷澤有神,龍身人頭,鼓其腹而熙。”3.《地理志》曰:“《禹貢》‘雷澤’,在濟陰城陽西北,城陽有堯塚。”4.上述之“雷澤”即《帝王世紀》所謂“華胥履大人跡於雷澤而生庖犧於成紀”之“雷澤”。5.《左傳·昭公十七年》載魯國大夫同時也是著名星占家梓慎的話說:“……衛,顓頊之墟也,故為帝丘。”

    好傢伙!一個小縣城(當時還是一個小縣城!)跟這麼多赫赫有名的人物或者說族群連在一起,這讓考古人員在潛意識裏就不敢放鬆。還有,要知道,從古地理探究起來,在上面提到的“雷澤”,6500年前它是橫跨今魯、豫兩省,水面遼闊的湖泊和沼澤,其西岸已很臨近西水坡遺址的東沿。西水坡遺址中用於擺塑圖案的大量蚌類肯定是就近取自雷澤。

    後來事情過後,總結經驗時,有琢磨了這麼一條:從“西水坡”這個地名的角度分析,您想想,這個地名特別指出了“雷澤西岸的丘陵”,可作為一個巨大的湖泊沼澤地帶,雷澤西岸的丘陵多了,為什麼有一個地名特別定位在這裏?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可能有戲!不過,這一條是我們事後才想到的,當時沒想到,因此純屬“馬後炮”。可是,也由此總結了一個經驗,找墓有時還要會分析小地名。

    當然,以上這些還遠不足以使考古隊有充分的證據認定這裏就一定會有大穴位,而且6500年的滄海桑田呀,什麼穴證不給你平了?要從封土找痕跡嗎?除了封土高聳如山的帝王陵墓比如秦始皇陵,任何墓葬,封土明顯突出於地表的時間不會超過六百年!就是封土高聳如山的帝王陵墓,它也不一定撐得了6500年!您看,秦始皇陵才二千餘年吧?歲月已經把它削掉了不少了吧?這還沒算上地質變化因素呢!您再看看,西水坡遺址不就變成一片低窪地了麼?

    那麼,是什麼使我們找到這個墓葬的呢?只能說是感覺!這種感覺現在已經很難準確回憶了,但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解釋,所有參加這個行動的人都沒有其他解釋!連我們這些堅持要在舊探方旁另開一個新探方的人也提不出什麼解釋!還記得我在第二篇裏曾提到:“也不要這些工作看得有多麼玄奇,其實這就是為了造就人和地球自轉公轉運動的同步感,也就是把鐘錶、日曆、星圖和指北針內置到人腦中去。”我還曾說起過:“無論有多麽精密的儀器,它都只能幫你解決‘多少’的問題,而要解決‘是否’的問題,還要靠你自己!”在這裏重提舊話並沒有自誇的用意,因為我在第二篇裏講過:“我們幾個其實都是不及格的!”所謂“不及格”就是說,當面對地下幾千年的墓葬時,我們還不能穩定地把握並發揮這種感覺。這種感覺突如其來,又倏忽而去,無從把握,而當時賊老頭們也都早就全部歸了天,他們也幫不了我們了!

    其實,我在這裏想說的是,任何學術當研究到一定境界的時候,追求的就是一種形而上的把握。要舉例子的話很容易,比如一個人學語言學到很純熟的地步時,他根本就不會去管什麼語法和辭彙用法等等規則性的東西,只要覺得刺耳,那就一定錯了,這就是形而上的把握,追求的就是這種境界!一個很好的老師只能教給你一些規則性的東西,而最頂級的老師也只不過教給你一個好的方法,無法把他的感覺也教給你,這種感覺你學一萬個“天機不可洩漏”的口訣也沒用,不下一番苦功就是得不到!所以可以肯定地說,這些都是從當初下苦功\夫中得來的,除此外沒有第二條途徑!下了幾分苦功\夫就有幾分感覺,我們這等入行太晚、功夫又不夠的三腳貓貨色,就只能有這些突如其來又倏忽而去的感覺了,不過值得慶倖的是,在關鍵時候它該來的還是來了。

    我在上面提到“規則性的東西”和“好的方法”,有人問這二者有什麼不同嗎?有呀!“規則形的東西”是閉合系統,“好的方法”是開放系統,當面對千變萬化的現實時,你手裏拿著一個閉合系統作為工具好還是拿著一個開放系統作為工具好?

    墓葬發掘出來後,看著整個工地上黑壓壓的被這個墓葬格局震懵了的人群,這下考古人員放心了,為啥?沒人敢跟老子們提什麼“服從經濟建設大局”這樣兒的話了,別說再發掘一頭半個月,就是再發掘一年,也沒人敢吱一聲兒。事實也是這樣,考古人員又差不多斷斷續續幹了一年才發掘完畢——畢竟讓一個幾百萬人的城市的供水工程耽擱了一年,也是非常不得了的了!現在,這個遺址的原址已經淹沒在水庫之下。前一陣子聽說當地政府要把水庫淘幹一部份,重新恢復遺址,咳!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不過,其實也沒那個必要了,我們已經把它全部原樣、原位、整體移出來了。

    不過,這裏還有一件事值得講一下的,我怕現在不說以後就沒人知道了。這個西水坡引黃供水調節池工程一旦建成蓄水,就會把西水坡遺址淹沒,儘管為了留下標記,政府已經用混凝土把整個遺址覆蓋\住了,但是考古人員還是在那兒插了一根杆子,為的就是留下一個高於水面的標記,誰知插好杆子後,前腳人剛走,後腳當地農民立馬就把杆子拔了,為啥?後來才知道,當地人千百年來一直認為那個地方是龍脈所在,是護著他們周邊地區的百姓的,您想,在人家龍脈上戳一杆子,誰能答應呀?我感到納悶兒的是,這幫人是怎麼知道那兒是龍脈所在的?我問過,誰也答不上來,只知道老輩兒傳下來就是這麼說的。

    好了,介紹完了。這一系列墓葬的年代,無論從考古地層學上推斷,還是用碳14測定,都在大約6500年前,也就是西元前4500年左右。那麼,這個充滿神秘氣息的、非常耐人尋味的墓葬到底說明了什麼?請看第四篇。

    lh1041 回答 17 年, 2 月 前 10 會員 · 96 回覆
  • 96 回覆
  • lh1041

    會員
    30 8 月, 2005 在 12:56 上午

    對!一次葬的定義很對頭!我們看了很多仰韶文化的墓葬,很少完全沒有二次葬的。二次葬是指葬下一段時間后,揀骨重葬。所以這個墓葬很奇怪,之前沒有人提過這個問題。

  • 覓景

    會員
    30 8 月, 2005 在 10:56 上午

    不容易.

    幹嘛還把小孩的腿給砍下來?!

    還是現在好最多道士幫你燒個紙人.

  • lh1041

    會員
    30 8 月, 2005 在 11:37 上午

    囈?????

    不對啊,史前的洪水,據密宗、聖經記載,應該在1。2萬年之8000年前,此墓主炭14鑑定結果,距今6500,為何晚暸很多?此地尚有龍脈正穴????

    請老漢老伯研究:)

    或者把那個也想辦法挖齣來,比較 …

    研版主,上面這句不很明白,能不能進一步講一講。

  • lh1041

    會員
    30 8 月, 2005 在 11:45 上午

    不容易.

    幹嘛還把小孩的腿給砍下來?!

    還是現在好最多道士幫你燒個紙人.

    上古人類就是這樣,現代人看來殘忍極了,他們若無其事。上古人類的思維模式其實是真正的最大的難題。

  • lh1041

    會員
    30 8 月, 2005 在 3:14 下午

    這下我明白您這句“應該在1。2萬年之8000年前”是什麼意思了,應該是“應該在1.2萬年至8000年前”對吧?我就是沒弄懂這句,以至於整段都有點摸不著頭腦。抱歉抱歉!

    其他的問題,一說就複雜了,我試著在下篇提一提。不過,我同意您的這句話:“小的以為史書記載,必然確有其事,起碼在古人‘觀唸’裏確有其事。”這可以説是您的歷史觀的總綱吧?我認為您這句話在研究上古史時候是適用的,但是好像不能用來研究秦漢以後的歷史,那樣就會上儅受騙的,因為人類到了這個時候,已經老奸巨滑起來了。哈哈……

    共工問題,可能要先從少數民族史詩中去找綫索。

    要是按照您以上的説法,中國上古史傳説時代的年代坐標就要重新推倒重來了。

    漢字問題我同意起源于一萬年左右的時間,上下限可定為1.3-0.8萬年,這僅僅是我的觀點。當然也有考古資料支持。

  • lh1041

    會員
    30 8 月, 2005 在 5:26 下午

    PATTON大大,怎麼看不到圖片了?看不到圖片,這篇文章可沒看頭了。

    研版主,夏商周斷代工程確實不盡如人意,我當時就說,不要把口號喊得那麼響,小心跌跟頭!現在果不其然。其實這個工作是很有意義的,對於上古史研究而言,提出了很多不錯的方法論,把古人很多學術主張基本證僞,這樣後人考慮問題時負擔就輕一些,但是所做出的結論,遭人質疑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兩個跟事實本身無關但卻令人反感、也造成了現在很多人不管懂不懂都破口大駡的原因:1.媒體宣傳過分渲染了這個工程,使人們對其充滿了期望,認為可以一舉攻克難題了,但這都是外行人的想法。對於上古史的每一個環節、每一個問題,在沒有新資料或者已有資料釋讀不清的情況下,想作出站得住腳的結論是不可能的。2.工作程序不科學,在學術問題上採取“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原則或者“下級服從上級”集權原則都是不行的,有時太過於追求一個“唯一的”的結論,這在事實上是不可能的,對於資料奇缺,尤其是文字資料奇缺,已有文字資料釋讀又很大的問題的情況下,想得到一個唯一的結論,不現實,還不如把主流意見和少數意見列出來,分歧也明示天下,這樣反倒有利於進一步研究。

  • patton

    會員
    30 8 月, 2005 在 5:37 下午

    真的抱歉!因伺服器系統正整理中, 所以上傳及下載(包括現有圖片)需要暫停開放, 但會很快修復正常, 不便之處, 敬請原諒!

    今天到書局看了一本書《神話考古》其中一篇, 詳盡介紹海南濮陽西水坡仰韶文化遺址, 書上有幾位考古報告作者名稱, 不知先生是否其中一位?今天得先生第一身解說, 實在本網榮幸之致, 網友之福!敬請繼續發表

  • patton

    會員
    30 8 月, 2005 在 5:47 下午

    俗話說入寶山怎能空手而回?哈哈!

    在文中解說蜘蛛何意?需複習一下伏羲神話.在解釋伏羲神話時, 引用《莊子.天地篇》黃帝失玄珠的寓言, “玄珠”解釋為河蚌中的珍珠, 象徵大火心宿二;寓言中的”知”, “離朱”, 解釋為蜘蛛, 象徵冬至點太陽神.蜘蛛專長結網, 《抱朴子.對俗篇》說:”太昊師蜘蛛而結網”, 太昊即伏羲氏, 是戰國以後星神與太陽神合二而一的神話人物, 從蚌圖反映的內容考慮, 遠古時代應寓意星神與太陽神學習…俗稱天羅地網

    在文中此一解說是否正確呢?

  • 老平

    會員
    30 8 月, 2005 在 5:47 下午

    lh1041先生真的博學多才,期望繼續拜讀閣下的精彩文章!

  • lh1041

    會員
    30 8 月, 2005 在 5:50 下午

    您說:“共工問題和古史時間座標問題 小的外行, 不敢多說了。 “我倒是不同意您這句話,因為要想進步,只有多想,甚至要突發奇想。

    您在這幾個帖子裏提出了令人感興趣的思路,因為我們對史前文明實在知之甚少,我的經歷表明,從幾十年前起到現在,我們對人類文明起源、更迭、發達程度的估計都是不充分的,而很多非專業研究者的思路給了專業人士巨大的啓迪,如果學者無視這些思路,高高在上,固步自封,那麼遲早是要被人在歷史上徹底推翻的。 一個人想不被後人推翻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是被人徹底推翻,那也未免太慘些。

    夏商周斷代工程,其病在於立足未穩。 做研究,基礎資料是否明瞭,十分重要,比如,現在我們對殷周之際的金文曆譜、月相、干支紀日的連續性都研究的不很深,要做出比較成功的結論為時尚早。 但是我必須說,這個工程的縂思路:利用考古資料重建上古史,利用天文學史研究成果重建上古史,是對的! 只是我們起步太晚,考古資料出土又太多,研究還很不成熟,新的技術手段和方法論還沒有普遍得到深刻認識,在這種條件下,想成功? 不可能! 今年周公廟遺址階段性發掘完畢,又拿到很多新資料,對這個工程產生衝擊是不可避免的。

    您從這個葬式裏看到八卦圖,非常漂亮! 深感佩服! 深感佩服!! 但是先天圖還是後天圖呢? 您認為是後天圖,我的想法您看第四篇。

  • lh1041

    會員
    30 8 月, 2005 在 6:16 下午

    PATTON大大,哈哈,你在香港買到《神話考古》不容易!很貴吧?錢鍾書先生說:吃了雞蛋覺得美味,何必還要看一看下蛋的母雞?別管我是誰,別管我從哪裏來,我現在已經是網站的忠實會員了!

    《神話考古》此書不錯,不過思路要再開濶些來寫此書就好了,作者私下的思路是很開闊的,但是正式出版書籍,迫於學術界的主流意識形態和凡俗之流的悠悠之口,就不免束手束腳起來。所以這就是我為什麼喜歡網絡寫作的原因,不用太顧及主流意識形態的眼光,所以呀,我在這裡談的主題,您要叫我到正式場合談,就算我想說,也要深思一番才行,反倒沒有在這裡這麼自由。

    關於對這個葬式的看法,我準備在下一篇裏談,盡量一篇文章講完,或許用兩篇。對了,您提到服務器,有人惡意攻擊我們網站嗎?星期天一天都登陸不了。

    老平站長過獎了,您的易學文章,言簡意賅、平平實實,不留心是看不出味道來的,這也是得了易之三味的。我的文章,總有些幾月有餘、平實不足,我也甚為惱火,不過積習難改,天性已成,哎,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哈哈,見笑見笑。哪天我也跑到您的地頭上瞎説一番。

    這一陣不見沈先生,也在這裡打個招呼。

  • patton

    會員
    30 8 月, 2005 在 6:34 下午

    在lh1041先生將揭開這千古之謎前, 先讓我們術數縱橫會員沾一份光彩吧!大家猜猜是先天或是後天圖, 適逢千古謎揭開前, 本網壞了上傳圖片功能, 不知天意還是巧合, 但不打緊, 我已在友網鏈結, 大家猜猜吧!

    [iframe]http://www.iamchina.com/leobbs/cgi-bin/topic.cgi?forum=299&topic=81[/iframe]

  • lh1041

    會員
    31 8 月, 2005 在 3:44 上午

    不!不!愧煞我了!我一糟老頭子,在本網竟然有文章置頂的殊榮,全賴劉銳山壇主、patton總監、沈蓮舟站長、老平站長、研究京氏版主、文抄公先生、覓景先生、沈勝衣先生、龍尊先生等各位大大的提攜,在下至為感恩!而且,隨著時間流逝,大家也會發現我這老不死也是不學無術的,也會有露出馬腳或者黔驢技窮的那一天。

    這一期的主題,緣起於上一期劉銳山先生提出來的要求談談考古發掘的案例,我覺得這個建議不錯,就寫了這一篇,可是臨到上貼時才發覺自己連圖片都不會貼,幸好有patton先生援手!哎呀,真是老狗學不會新把戲!幾十嵗人,連打字都不利落,也愛玩電腦,連我家老婆子都笑話我。

  • 明滅

    會員
    31 8 月, 2005 在 5:38 上午

    這一期的主題,緣起於上一期劉銳山先生提出來的要求談談考古發掘的案例,我覺得這個建議不錯,就寫了這一篇,可是臨到上貼時才發覺自己連圖片都不會貼,幸好有patton先生援手!哎呀,真是老狗學不會新把戲!幾十嵗人,連打字都不利落,也愛玩電腦,連我家老婆子都笑話我。

    先生好學而不倦是我們的好榜樣, 如果真是覺得文章太長, 大可傳真給網友代勞, 我首先自動請櫻.希望先生以多講, 我們多聽.

    還有我好奇問問, 葬得如此佳穴, 墓穴的主人的後代會有伺後應?

  • lh1041

    會員
    31 8 月, 2005 在 9:11 上午

    非常謝謝明滅先生!文章可以自己打,大不了叫家裏的小孩子打,反正他們也是要學打字課的,用來練練手也好,校對可以自己搞,就是上貼時麻煩些,哈哈……尷尬尷尬!一篇篇文章就這樣笨手笨腳搞出來的。

    關於此穴位的後人我就沒辦法告訴您了,您想,6500年前的事情,我到哪裏去找後人呀?那時候生活在中國大地上的人們還處於新石器時代呢。夏朝都還在他之後兩千多年,實在無法找到他的後人了,可能我們大家算起來可能都與這位老祖宗有些血緣關係也不一定。

Page 1 of 7
Start of Discussion
00 回覆 2018 年 6 月
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