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復: 《命理入門》徐樂吾節釋“玉井奧訣”愣頭青評注

  • 愣頭青

    會員
    21 6 月, 2005 在 12:36 下午

    有氣者急,有情者切,有氣從十二宮言之,有情從生克會合言之,甲乙木,生寅卯辰,亥卯未之地爲有根,長生,沐浴冠帶臨官旺衰墓地,爲氣,根屬有形,氣屬無形,如甲子,乙丑,木臨沐浴冠帶位,雖無根而有氣,甲午,乙巳、木臨病死地,是爲無氣,繼善篇雲:乙木生居午位,名僞氣散之文、甲申; 甲戌,乙酉皆無氣。

    有情二字,合生克會合兩種論之,以干加支,干爲我,支爲彼,支須生我,不可我生,須我克,不可克我,下生上爲印,上生下爲泄,我克爲財,克我爲鬼,其中有分別,譬如甲辰、甲戌同爲我克之財,然甲辰有情,濕木培根,我克之中有生我之意也,甲戌情, 土燥根枯,枝焦葉悴也,甲子,甲午、甲子、雖生我而無情,北地寒,生機窒滯也,甲午雖爲木之死地,而甲己相合,則比較爲有情也,又如壬辰、壬戌、辰爲水之庫,納水之淵,如 湖,如沼,壬戌高崗之水,如澗,如溪,壬辰日坐墓地,反爲有情,壬戌水臨冠帶位,反而無情也,壬子壬午,壬子沖奔之水, 旺而無情,壬午水入南方,本無泛濫,而壬丁上下氣合,雖在衰位,反而有情,以上論干支二字,凡干與干,或支與支之間,喜生而見生,喜克而見克,俱爲有情,反之爲無情,喜用之總,與日元相合,則有情喜用,與別干相合,則情向他人,精神分散,總之有情無情,最難說明,須多看自能領會,急切二字合言兇言之,吉神有氣,則發福, 凶神有氣則發禍,亦吉神來合,因有情而切近,忌神來合,亦因切近之故,終身受其牽制,總之氣與情,均爲無形之物,急與切亦爲無形之征,多看自能領會,非文字所能說明也。

    愣頭青評注:1、五行干支十二宮之基本運用。 一般而言,日干臨長生、沐浴、冠帶、臨官、旺、衰、墓爲有氣,臨日干本氣方局、三合局爲有根。 有根無根是權衡日主的強弱狀態及面對命局十神的喜忌狀態,而五行干支十二宮之有氣無氣是權衡日乾面對命局十神的利弊程度及相關的親和程度。 如日主爲財旺身弱之乾造,一般表現爲以下幾種可能之一,一、娶妻姐; 二、懼內; 三、風流或多妻妾; 四、工作環境與錢財有關,如銀行職員、會計出納、帶保管員性質的工作等。 這就是說,財旺身弱之人在他的一生中經常會擁有這些環境但一般都不能隨心所欲的支配它。

    2、有情無情實爲五行干支對日主的相關影響力。 從遠近看,越貼近日干的干支對日主的影響力越大,若喜神貼近爲有情爲福大之人,凶神貼近爲無情爲禍大之人。 從克合看,吉神有氣則發福爲有情,凶神有氣則發災爲無情; 日主喜神與別干支相會,意不在我爲無情,日主忌神被別干支克合爲有情。

    3、八字排大運之陽年生人(男)順推、陰年生人(男)逆推及五行干支十二宮的理論依據。 五行陰陽學說,是古人認識自然和解釋自然的宇宙觀和方法論,是古代的唯物論和辯證法。 陰陽和五行觀念,二者幾乎在同步發展的情況下很快就融爲一體,其理論體系的起始是以河圖、洛書爲標誌。 陰陽學說以爲,陰陽之間的基本關係可以概括爲陰陽的相互對恃(離合)、相互依存(互根)、相互消長(升降)、相互轉化(生化)等四方面,並且相互間相生、相克、乘侮(恃強淩弱)、承治(相互拱托)、制化。 清代江永在《河洛精蘊》中說,“河圖無八干,而有八干之理。 一即壬水,六即癸水,三即甲木,八即乙木,七即丙火,二即丁火,九即庚金,四即辛金。 陽得奇數,陰得偶數,分居四方。 而五爲戊土,十爲己土,居中央以爲不用也“。 在河圖洛書中,河圖左旋(順時針方向)爲相生,如一六之水左旋至東則水生木,再旋至南爲木生火,而洛書右旋(逆時針方向)爲相剋,如一六之水右旋至西則爲水克火,又旋至南爲火克金,並且處於反復的迴圈中。 河圖中的奇數和偶數各自有條不紊的順時針旋轉,用線聯結起來,就出現一個“S”型旋渦結構,其中(奇數代表陽干的)一、三、七、九聯結爲上旋臂,而(偶數代表陰乾的)二、四、六、八聯結爲下旋臂,這種正反螺旋結構,巧妙地演示了“一陰一陽謂之道”的太極之理。 從這裏可以看出,雖同爲金木水火,但因陰陽的性質不同在排列組合上互爲相對,表現爲陽干組合上旋爲順而陰乾組合下旋爲逆(這就是八字命理中關於排大運陰陽年順、逆推及五行十二宮干支陽生陰死’如木長生於亥,甲木見之爲生,乙木見之爲 死’的理論依據),而這種“曲成萬物而不遺”也正是河圖爲象數理之源的關鍵所在。

    洛書之數起於一而窮於九,五建極於中,自五以下皆爲生數,五以上爲成數。 生數與成數相間而立,成右轉之勢(逆時針方向)。 陳夢雷在《周易淺述》中說,“數起於一,一合中五而生六; 六合一而生七,七合中五去十而生二; 二合七而生九,九合中五去十而生四; 四合九去十而生三; 三合中五而生八; 八合三去十而複生一“。 就是說,凡奇數一、三、七、九如加中五以生下數必爲偶數,凡偶數如二、四、六、八則合前位之奇數以生下數必爲奇數。 陳氏還把它歸納爲“偶從奇,奇不從偶也(這也就是《滴天髓》的陽干從氣不從勢,陰乾從勢無情義的理論佐證); 奇必生偶,偶必生奇,陰陽互根也“。 同河圖一樣,洛書亦具有“生生不息”的旋渦型結構,《系辭》的“曲成萬物而不遺”及老子的“萬物負陰而抱陽”說的就是陰陽二氣的互根,是構成宇宙世界乃至萬物生成、運動、發展的規律所在,並且皆曲周而成,無一能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