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復: 現代版地藏菩薩度化香江漢地記實

  • 沈蓮舟

    會員
    29 11 月, 2004 在 5:19 下午

    補充記述之一:打坐出神

    聶月香居士自從得悉打坐之事,便爾心儀,時往諸方參學,閒來居家自習,可能是宿根早植之故,習學未久,便有感通。

    一夕獨坐,忽覺小腹熱氣上滾,直達腦際,頂門叻叻作響,不自覺地飄於身外,見一佛塔,於是前去將之打掃乾淨,然後在塔前靜靜坐下,此時忽然起念: 自己是男是女? 不經意地往己下身望去,但見光然塊肉,既無女徵,亦無男徵。

    自此以後,每次上坐,就自然到此,聶亦不明所以。 咨之有道,或諫以:此乃陰神出竅,偶爾為之,尚無大過; 如若不然,則會傷身。 聶亦唯唯而已。

    補充記述之二:供佛受記

    一九九五、九六年間,女兒移民澳洲,聶月香將兩個外孫接回家中暫住,晚上與兩孫睡於廳中。 某夕,中夜時份,突聞有聲告曰:『聶月香起來,供養古燃燈佛去!』 聶當時心想: 半夜三更,倉卒間何來供物,縱使立刻開爐烹煮,亦來不及。

    正自想念,忽然已到了一大沙漠之上,見不遠處有老者身影,獨個兒曝曬於烈日之下,或是出於醫者心態,聶不自覺地上前探視,看看需否幫忙。 近身一望,原來是一個喇嘛,聶於是趨前問好,喇嘛此時跌臥地上,望問後知是飢渴所致,但四顧茫茫黃沙,欲救無從; 其時自身不知怎的竟又變為喇嘛,亦已舌裂唇乾,便從自己腰際取出楊桃型匕首,往自己脅下大動脈處猛下一刀,立時血如泉湧,於是俯身相就,將血灌餵入老喇嘛口內,老喇嘛隨即甦醒過來。 聶月香於是將老喇嘛 ,欲救之離開,一路前行,漸漸自己亦支援不住,終於倒下,伏於老喇嘛身上,迷糊間,自身與老喇嘛身體竟爾合而為一,難分彼我,此際虛空大地,一片光明。 不久,一人從前面來,指謂聶曰:『聶月香,妳跪下來受記吧!』

    〔註〕聶當時不曉得何謂「受記」,只是聽命跪下。 此刻抬眼仰望,見眼前人原來就是剛才那位老喇嘛。 老喇嘛此時對聶月香說道:『妳將來成佛,佛號「明珠」。』 更以手指一處謂聶曰:『那處是妳佛土。』 聶順眼望去,見當處瑰麗莊嚴,人民溫善和悅。 聶月香於爾醒來,見己身仍處家內,深心卻非常愉悅。

    〔註〕 受記,又作授記、受決、授決、受莂、記別、記莂、記說、記。

    《金光明最勝王經疏》卷六載,佛菩薩授記,原因有三種:(一) 行人積功累德,證得法性,故佛菩薩為其授記; (二) 功行較淺者,定慧未足,時生疑悔,佛菩薩為去其疑,乃為之授記,以堅其心; (三) 行者若見他人得佛菩薩授記,知自己既已同樣發心,將來亦必同樣得佛授記,欣於就道。 為勸發眾人之渴仰故,佛菩薩施行授記。

    又,《菩提資糧論》卷三載,有所謂「隱覆授記」:佛菩薩知此道人,精進修行,應予授記,但恐其受記已,軰躇滿志,不復精進; 若不予授記,又恐旁人生疑,謂此人精進勇銳,卻不蒙授記,對佛法不起敬信。 故佛菩薩以威神力方便行事,密為其人授記,使他人聞知,當人卻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