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復: 從預言角度探討時空結構

  • 陽燄

    會員
    10 10 月, 2004 在 8:57 下午

    <預言….>一文,因行筆流暢,義理清晰,乃讚之!但因為提到共同八識(密宗稱之第十識)的問題,興起了想與蓮兄一論時空的意涵!

    而今又見兄另貼一篇宗派之間種種,一併提出拙見,閑聊而已!

    (性空唯名,龍術菩薩貫通經教而倡論之,中國除了什公、肇公以外,大概僅印順導師得其真髓耳! 三論宗真的已經中國化或真常化了)。 太虛大師說“中國佛教的特質在禪”,更廣泛(說不定會更正確)來說:“中國佛教體系在”真常唯心“”!

    我還在持續寫著,並未完結的一篇<從僧肇大師談起-佛道之間> 文章中,一想說中國佛教的這個特點!真常論者常批評性空者的論點,是因為沒有實證! (如虛大師的三次開悟,是他堅決信真常而反對印公的原因)

    其實這是真常者在一種進入禪定之中,而誤以為證悟的一種偏執!因為在禪定中,你會覺得有大我、真我的存在,有經驗的人,會了解的!但這不是發起勝義諦的觀慧,而達到無分別的自證。 只是一種禪定的狀態而已。 定慧在中國人的論述中,是有點混崤的。

    唯識、唯心二家,都來自於禪定中,由禪出教! 但“虛妄唯識”的方法學較接近於“性空唯名”。 中國則因道家和玄學的參入佛教之中,所以與“真常唯心”的經教和論述,格外受到重視。

    所以所謂的“共同八識”,似乎就成為有理了! 其實在唯識宗早期論述中,第八賴耶是染法的; 到了真諦大師的承自於地論師學說,第八識才通染、淨的。 到後來連第九、十識都出來了!

    我提了這麼多葛藤,只是要說神通者的通法,是抓取共同意識的說法,應當有須要商榷的餘地的。 南傳的《清境道論》,倒是有一些消息可以瞭解!

    另外,

    第六意識,大概可分為二,

    第一,“五俱意識”; 即第六識與耳眼等五識,一起作用的功\能。

    第二,“獨頭意識”; 第六識單獨作用的功\能。 這其中又分為四種:

    a 讀散意識,意念遊走、追憶過去、籌算未來、做白日夢等那些狀態。

    b 夢中獨頭意識。

    c,定中獨頭意識。

    d,狂亂獨頭意識。 精神病、癲狂時的意識狀態。

    這與第一篇所說的有些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