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預言角度探討時空結構

  • 從預言角度探討時空結構

    Posted by 沈蓮舟 on 9 10 月, 2004 在 1:16 上午

    以前,我花了些時間研究紫微,也摸索過「梅花易數」,資訊界的朋友中也不乏功\力高強的,我常對於老祖宗的研究成果佩服不已。他們能從少量的資訊中推測出大量的資訊,而且很精準。

    其實所謂的「少量資訊」,應該是說當時很少量,但是他們在之前就已經累積了很大量的資料,並加以整理分析,才能在一看到少量資料就能知道未來。

    我在工研院的日子,做了一個「中文校對」的軟體,要在一篇文章中找到「錯字」,看來簡單,但想想,卻沒那麼容易,不是只建詞庫就好,那只能知道什麼是對的,卻不知道什麼是錯的。

    必得用很大量的統計,建了很大的語料庫(Corpus),才能找出錯字。當我做出全球第一套中文校對系統時,在1991年到大陸發表,他們也很好奇和訝異。

    雖然這看起來不是預言,但實際上真的是,我是根據既有的資訊,用「猜」的。我相信算命、預言都是如此,而且絕對能解釋。再看社會學家、財經專家,他們能預言大陸五年、十年後的狀況,那也是從現有資料去研判的。

    但有些預言就怪了,我曾說過,讀研究所時我常到我學姊家去,學姊的父親有段時間每天早上得去「上朝」,根據他說,他是到玉皇大帝那兒,叩個頭就回來。那段時間,他常看到「異相」,像演電影一樣,就在眼前一幕幕的放映。他還把看到的寫下來,其實也都不是什麼大事,反倒是生活上的一些瑣碎事情,例如家中的事,街坊鄰居(他是鄰長)的是,大約半年後,這些事就一一印驗。他自己也搞不懂為什麼,但是這現象卻在一段時間後消失。

    據他說,是因為他把這些事提前跟當事人講,等於洩漏了天機,但是真的原因他也不知道。我能說我看到的,要我解釋,我覺得很難說(有機會再講)。

    佛法中有「宿命通」,能知過去、未來,功力不同則知道的範圍也不同。這種事例也很多,我就遇到幾個,但是真是「修行」得來的,很少。(那叫報得通)

    大多是「報得通」,也就是與生俱來的能力。其實有這種能力也很不好,要是智慧不開,當你在和老婆做愛時,卻知道她是你三世前的母親,請問這生活怎麼過下去?

    早期研讀「八大人覺經」,其譯者安世高大師,他是約西元二世紀時的伊朗太子,有段很有名的公案,「千里跋涉償宿債」,很精采,他就是了知宿命前因。

    知道過去好像比較簡單,畢竟是發生過了。但要知道未來,就難了。我想未來有很多事是已經不太改變了,佛法叫做「定業」。那些形成未來的「主要因素」,已經不改變了,所以巨觀上,可說是「定業」。例說我看到一個殺人現行犯被警察逮到,我跟他說「這下你要吃牢飯了」,這「預言」99.9999%會成真。因為「主要因素」已經形成。

    要是一個法官跟他說,「我看你大概活不過一年了」,恐怕也是準的,而這「預言」我就說不出來。當他關進死牢,典獄長大概可以說,你可能「某年某月某日幾點幾分槍決」,甚至死時的相狀和痛苦他都知道。那有沒有人能說「你下輩子應該會便成如何如何?」我看多半是有的,而且可能也很準。那是因為在他犯下案的同時,差不多這些主要因素都成形了,所以十之八九後頭的是也都不太會變化。

    再看「了凡四訓」中,袁了凡給人算定了一生,什麼時候得什麼功名,俸祿多少,一點不差。原以為是定業了,卻給雲谷禪師破了局。參考鏈結 。也就是說,當外力因素夠大,「主要因素」也會被影響。

    再說說佛教中的「預知時至」。佛教中修行到一個地步,可以知道自己的「死期」,稱為「預知時至」。我認識的長輩中,有好幾位有這能力的,而且驗證無誤。不只如此,有些人還能自己選時間走,有些還能選走的方式。真是不可思議。

    因為我們是以念佛法門為主,依據經典所述,佛菩薩會來「預告」。歷代來,有太多太多的事蹟被紀錄下來,各朝代都有。近代最有名的是「念佛感應見聞錄」,這位作者林看治女居士已經往生,我也認識她,以前我住在蓮社時,她還健在。書中就有很多當代的例證,還留下當事人的姓名、地址,以便查證。有些人我也認識。這本書在佛教界流通甚廣。我說這個的目的,是說有些「預言」是由另一個更高智慧的生物來告知的。當他們說:「幾月幾日某時,我會來接你」,絕對錯不了。但對外人來看,因為不是當事人,所以就覺得很神奇。有時他們會來告知「災難」,以讓當事人避禍。當然,這也是不可思議。那是所謂的「感應道交」,例如聽FM,頻率調對了,自然會收到那個電台的聲音。

    「修行」就是在調整身心的頻率。這不是在這議題的討論範圍,先跳過。有些預言看來神奇,但是真的是「數」,也是「術」,可以數量化、文字化,可以重複、可以鍛鍊。例如梅花易數,其中有:「此枕賣給賢人康節,某年月日某時擊鼠枕破」。又有一天邵康節在觀賞梅花之際,見兩隻麻雀相爭,梅枝墜地。隨即說:「不動不占,不因事不占。」研判明晚女子折花,被園丁發覺而追逐,女子驚慌跌倒,傷其股。隔日夜晚果發生此事。這神奇了!但是只要學他的方法,真的可以這麼神!

    從這裡看來,「劉基建,介石拆」好像也不特別誇張了。只是我們沒那個能力而已。可惜,我沒有那種功力,只會簡易卜卦,翻翻書,稍稍趨吉避凶。近來也隨緣了,不卜了!

    我好奇的是,「兩隻麻雀相爭,梅枝墜地」和「隔日女子驚慌跌倒,傷其股」為什麼會產生關聯?而讓邵康節以此起卦,卻也神準?天地間真有些不可知「密碼」散佈在空氣中,有人就是能堪破?

    「數」和「術」是不用靠「修行」就能得到的,和道德無關。所以道家茅山術收徒非常嚴格,主要是對道德的考量,以免參破天地奧妙之後,反而為非作歹。

    講到茅山術,打個岔,我提到的那位學姊,他父親有些奇聞,他祖父可就更厲害了。他學茅山術的,可惜我沒見著。我學姊他爸爸是可一眼看去就很想相信他的那種人,他在講他這個學茅山術的爸爸,可以多人坐草蓆,念咒就飛過河(他就在那上面);可以隔空取物;可以預知災難。這是可以學來的。

    我曾經試著勾勒「預知」的原因。這必得用到一些佛法的教理,沒人驗證過,向大家就教一下。這必得說到「神通」的產生,以及「八識」、「業」的內涵。當一個人做了某些動作(造業),對時空會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也些是立即呈現,有些是待緣而熟。所有這些「業種子」都被存在一個大倉庫中,就是第八意識,也稱「八識田」。他沒有形體,但是卻有「相」、「用」。這些業種子還會相互影響(業種相熏),也就是不同時間進來的業種子還會相互影響。所以有些會提早成熟,有些會延遲成熟。

    另一個概念叫做「共業」,會產生「共感效應」,叫做「共業共感」。例如「墬機」,一次死了280人,他們是因為做了同一件事而共同受報的機會非常小(不是沒有)。大家在不同世做了很多不同的業,但是在那時間業果同時成熟,所以會搭上同一班飛機。

    再舉聯考的例子,考進同一班的學生,有人住南部,有人住北部,有人聰明卻禿垂,有人魯鈍卻用功。考進同一班,就是「共業」,但是「因、緣」卻不同。(有「共中不共」之法,也就是可能是共業,但卻能不共感,不在此討論範圍,跳過)

    還沒說到「預知」,因為基礎還沒講完。抱歉!

    先說「他心通」的成因。因為我「看到」你的業種子,所以知道你在想什麼。為什麼「看」得到?因為「所有眾生的八識是共通的」!這是一個很奇怪、不可思議的理論,但是不得不相信。當「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時,怎麼會不知道你在想什麼?當「心量」變大時,這個公共區域就越大。反過來講,「我執」變小時,「私領域」就變小了。這時就能「感應」到對方的「業種子」(其實也是自己的)。

    但是「預知」是時間軸上的「通」,那就是「宿命通」。這就更誇張了!那是一種什麼能力?前面我說到「預知」都是用現有資料研判出來的。乍看之下,好像沒有什麼資訊可以用,但是其實很多,只是看不到。

    那就是「所以人的八識田」,這個資料庫可大了,經中說,「若此(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界,不能容受。」以往大法師登大座講經,上台第一件事,就是「觀機」。因為講經必須「契理契機」,簡單說就是「什麼根器的人聽什麼法」,所以說「契理不契機,如同閒言語」,講了不只白講,還會產生副作用。

    所以登台前就像駭客一樣,先「侵入」聽眾的八識田,看看大家根器如何,再決定當天要深講還是淺講。這已經不是什麼多大的「神通」了,稍稍有點功力的法師就能如此「觀機」。其實業種子不只可以觀其深淺相狀,還可以觀其「變化」。這就講到主題了。

    當你觀進去,看到有一個力量很強的業種子,已經變成「主要因素」,俗話說「氣數已定」,那差不多就是「定業」了。再由周邊的業種子的強弱來研判其成熟的時間,那就是「預知」了。因素掌握的越多,就越精準。包括發生的時間、強弱、影響範圍。當你「觀」一群人的八識田時,會發現那些是共同的業,哪些業會相互影響,因而推算出這些人的「共感」。假如你的CPU夠快,對台灣的人八識都掃一遍,大概就知道台灣人的禍福吉凶了。

    佛的CPU有多快?看一下「佛說十力經」。簡單說,他可以對全宇宙的眾生,一瞬間「觀機」。前面說到登座觀機,是必須「入定」的,等出定才開始講經,叫做「入定觀機」。可惜現在已經沒有法師用這招了。(或有,我沒見著)

     

    儒家的「預言」叫做「前知」。

    論語為政篇,子張問:「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於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這合乎我說的「資料庫」之說。孔子可以往下推百世。

    中庸至誠章:「至誠之道可以前知:國家將興,必有禎祥;國家將亡,必有妖孽。見乎蓍龜,動乎四體,禍福將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故至誠如神。」

    我想,至誠久了,定功就出現了,自然可以前知。但是怎麼知道拆碑的人叫「介石」呢?這就要費工夫了!我試著說說,其實我也很納悶。我去算命時,可以算出這一輩子有多少子女,以及各子女的賢愚福壽。不論用紫微、四柱,甚至是通靈,結果都差不多。而真實情況也能印證。為什麼這些資料會「事先」存在?

    以前我說過「輪迴轉世」時的機制,有「引業種子」和「滿業種子」,好像當機時資料不見了,還好我有留底。為了方便往下討論,我只好再貼一次。

    佛法中關於眾生的轉世投胎過程,說來實在非常複雜。恐怕非兩三千字可以講得明白,先看一下上課的教材,雖然可能看得霧煞煞,但是畢竟大綱都有了。

    人生三際之抉祕(十二因緣)

    這其中有幾個關鍵,首先是對「唯識學」的初步了解。

    構成眾生一期生命的「五蘊:色受想行識」,其中的「識」單獨成為一個宗派,屬於解門,早期叫「法相宗」。教義重點是「萬法為識」,將眾生的識歸納為八類,即「八識」。

    八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以及阿賴耶識

    唯識教學網:見晉法師著

    其中有些基本的概念。對第八意識要多一點研究,不然很難往下看。也就是:第八識的三大機能——「受熏持種、根身、器」

    阿賴耶識又曰能藏、執藏、所藏,都有他的含意。

    我們平時的作為,佛法叫做「業」。依照起心動念和造成的結果而論,有「善、惡、無記」三類。

    無記業就像我們手在按鍵盤,沒有善惡之別,不計善不計惡,所以叫做無記。這些「業」產生的影響,就叫「業種子」,簡稱「種子」。這些種子存放在第八識中,以第八識能藏納萬法種子之功能,所以稱「能藏」。第八識中藏了滿滿的種子,因為是種子藏納的地方,所以稱「所藏」,也叫「八識田」。第八識對內執持一切法的種子,以及執受根身(眼、耳、鼻、舌、身根),所以又叫「執藏」。這些種子有很多現象。互相影響,叫做「相薰」。遇到外緣而引起「轉變」。

    業種子成熟長成果,有很多要考究的,就果上而言,異熟有三義:

    一、變異而熟,例如種子變化,芽方出生。

    二、異時而熟,例如今日下種,數月後方收青菜。

    三、異類而熟。例如人道命終生於天道,畜生道轉生阿修羅道,性類各異。

    當我們生命到了盡頭,那時這些種子就非常不安分,第八識有點招架不住,佛法叫它做「亂心位」。腦袋中浮光掠影,昏昏昧昧。斷氣前後,會有幾個「權重」比較重的種子先跳出來。其中最有力量的這個種子就是領袖,叫做「引業種子」,而其他的種子這時只好乖乖跟隨,

    叫做「滿業種子」。為什麼叫做「引、滿」?引去哪裡?填滿什麼?這就是生死的大奧秘。當這個「引業種子」跳了出來,就決定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 生到哪一道?佛法叫「正報」。也就是說,這個「宿主」已經沒折了,只好找另一個宿主,問題是怎麼決定呢?

    先看以什麼來決定權重:

    隨業——善業、惡業,哪一種較重,就到哪個地方去。

    隨重——受完重業的果報,依次再受輕業的果報。

    隨習——未作大善、大惡,但有特殊強烈的習氣,命終時,使隨習氣的偏向而去投生他的處所。

    隨緣——哪一種因緣先成熟,距離你最近、最親,就到哪裡去。

    隨念——臨命終時的心念傾向,決定了去處。

    隨願——當臨命的心願要怎麼樣時,就決定死亡後到哪裡去。

    這幾項不難懂,看看便之,但卻是很重要的。那是學佛者一生修行的理論依據。

    舉例來說,就像聯考一樣。不多說,很好聯想。而「滿業種子」做什麼?它就是來填滿新的一期生命的「依報」(相對於正報),它是依附在正報的果報身的。例如壽命、美醜、貧富、個性、親屬…等。這些種子有些會在這一輩子結果,而填滿一期果報身,所以叫做「滿業種子」。那些暫時沒有結果的種子,有時也會產生內薰作用,影響到當期結果種子的遲速、程度等。

    這個過程最慢49天完成,並且每七天一個變化,這期間叫做「中陰身」,中國的「做七」就是源與此。佛經中有多關於中陰身的描述,很有趣,不贅述。

    我是沒見過講經前會「入定觀機」的法師,現代好像也不流行了。古代講經、聽經不容易,聽眾知道一法難求,得耐得性子唱讚,從入座到講經,一耗就是半個小時多,登座法師就忙著「觀機」了。

    現代的人哪耐著住?講經還得帶笑話呢!所以這一套就免了。但是能「入定」的倒是還不少。

    第六意識有三大類,一是「獨頭意識」,就是一般講的 Mind,有獨自專斷,帶領五根造作的意思。二是「夢中意識」,人一輩子有三分之一是在睡覺,作夢的時間也長著呢!這時「獨頭意識」暫時休息,「夢中意識」可忙呢,但是他不能指揮五根造作。

    第三就是「定中意識」,那是入定時存在的意識,若要體會,可以在聽到好聽的音樂時,感覺那種「渾然忘我」的境界,但是那時卻又了了分明。其力量非常大,可以想像成質能換爆發的能量。

    先前重貼的內容主要是讓大家回憶一下「八識田」的相用。我總覺得那些業種子的「轉變」是有跡可循的,只是我們的 CPU 沒那麼快。前些日子我看過幾集 Discovery,講到如何「預知」100年後的大氣溫度。有好幾組人馬在較勁,都用那種大的不得了的Super Computer,輸入的參數多到不可思議,結果雖然不盡相同,但是有些也頗合理。我想要處理存在八識田中種子,狀況也類似。

    劉基(1311—1375)到蔣介石(1887-1975)大約六百年,當劉基立碑時,為什麼腦袋中會有「介石」兩字出現?我覺得他不是個「凡人」,以道家來說,可說是「仙」。佛家來說,可能性就很多,但是這樣的能力絕非一般算命師能望其項背的。必得有勘破乾坤(時空)的能力。

    他們可以在「定」中努力的計算,那種能力是很強的。佛經中也有經文描述,例如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中有「設我得佛,國中聲聞有能計量,乃至三千大千世界眾生悉成緣覺,於百千劫悉共計較,知其數者,不取正覺。」,也有「假使十方眾生,悉成緣覺。一一緣覺,壽萬億歲。神通皆如大目犍連。盡其壽命,竭其智力,悉共推算,彼佛會中,聲聞之數,千萬分中不及一分。」

    可見得這些厲害的人是很會「計量、推算」的,不知道用得是什麼方法?

    一般人的一生可能沒啥大變化,看不出明顯的「引業」,但是像蔣介石,能影響全中國的命運,這樣的人在幾輩子前,可能就是一號人物了,其「引業」非常強,要預測他的未來動向,對這些能人來說應該不難。例如歷史上預告與推算日蝕週期的「沙羅週期」,為巴比倫的卡爾提亞人(Chaldeans)所發現,大約是在春秋初葉。這對當時的人來說,是多們的「神奇」啊!就像現在我們要預測小行星撞地球一樣,有點難,但是我相信不是不能。

    因為這些已經是「定業」,套句大大的說法:「未來已經存在」。但是卻還有很多事不是「定業」,是會改變的。我想劉基當時「看到」的,是這六百年間沒啥多大能改變的因素,所以直接將當時的局勢、要角一一推算,這些人事物演變了六百年,就有一號人物來挖他的碑了。

    以中國30年為一代(世)來看,600年也不過20代,似乎也不長。佛陀當時的幾個大弟子中,有個叫做憍梵波提的,他因為一件事就五百世為牛,參考一下

    經典中更有很多很多為弟子「授記」的經文,各經幾乎都有「授記品」,講的都是弟子未來何時成佛,當時的人民、國名、世界名,度多少人等,那時間就長得很了。

    參考:「佛教的授記觀念是什麼?」

    我覺得這兩個原理是一樣的,因為「大部分的」未來已經存在了,當時的種子強烈到足以讓未來成形,所以有能力的人就直接能「看到」未來。

    這和「命定論」有很大的差別,人還是有很多「自由意志」的,只是當力量不強時,對大局也起不了什麼大作用,所以並不會嚴重影響「未來」。例如你雖有自由意志,能不能影響太陽,將剩下的50億年壽命延長到100億年?但是你可以決定下一餐要吃什麼啊!

    關於中陰身,到網路上一查就有很多

    什麼是中陰身

    陰身的自救法,「第三章 四大分解的現象

    陰身的自救法,「第四章 進入中陰期的前後

    這篇很詳盡。

    另提到「隨念、隨願」的差別。隨願是先前刻意發的願,例如希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或是來生繼續修行,直至彌勒菩薩降生。隨念是指發願之外,因為平時的強加練習,「隨所憶念」,或說是「作意」,心心念念定在佛號、觀境或是話頭上,臨命終時,了了分明、心不顛倒,就能依其平時之所憶念,前往要去的地方。要是平時願力強,念力不強,也能前往所願。要是念力強,願力不強,少了凝聚力,反而有些風險。

    生之舞 回答 18 年, 4 月 前 3 會員 · 4 回覆
  • 4 回覆
  • 陽燄

    會員
    9 10 月, 2004 在 5:40 下午
    文章 有機會可以討論”,
  • 沈蓮舟

    會員
    10 10 月, 2004 在 7:43 上午

    承陽焰兄錯愛….令沈某愧煞.  此文係心有所感,轉貼爾爾.  佛學浩瀚…….沈某不才,豈敢與兄妄言…討論當代大導師 印順老法師”性空為名”之學.

    另貼一文:

    最好修學那一宗?

    在前面已經說過,佛教的各宗各派,都是由於學佛者的根性及時代環境的不同而產生。所以如果站在佛教的根本立場上說,宗派是多餘的,如果執一非全,那不唯是學佛者個人的損失,更是整個佛教的不幸;正像浙江的寧波人喜歡吃臭,湖南人喜歡吃辣,山東人喜歡吃辛,山西人喜歡吃酸,那末你說,究竟那種該吃,那種不該吃呢?

    佛教的內容,無所不包,雖不即是科學,但不違背科學;雖不即是哲學,但卻超乎哲學;雖不即是文學,但㬎確有文學;雖不即是美學,但已創化了美學;雖不即是宗教,但也不缺宗教的素質。

    因此,我們修學佛法,最好是選擇近於自己根性或興趣的,作為入門的方便。在中國的大乘八宗之中,唯識近於科學,三論近於哲學,華嚴及天台近於文學,真言及淨土近於美學,禪宗是佛法的重心,太虛大師說︰「中國佛教的特質在禪」,任何一宗,均可匯歸禪的精神;至於律宗,乃是整個佛教的基礎,它對佛教的重要性來說,正像六法全書對於中華民國,所以嚴格地講,律宗不該自成一宗,律宗應該遍屬於各宗,至於宗教的素質,乃是各宗皆備的

    自晚唐以下的中國佛教,禪宗特盛,繼而禪淨合一,晚近,禪宗出了寄禪及虛雲,淨宗出了印光,律宗出了弘一,天台出了諦閑,華嚴出了月霞,唯識出了歐陽竟無(漸),但從大致上說,在民間仍以禪淨二脈的影響力較大,在學術界則以唯識的影響力較大。密宗雖也盛行,但是非常混亂。

    最值一提的,是太虛大師及其門下,他們不再拘泥於某宗某派,而是直從佛法的根本精神上,統看各宗各派,打破門戶界限,還歸各宗的本來地位,太虛大師以三大系,統攝大乘各宗派,那就是︰法相唯識宗、法性空慧宗、法界圓覺宗,因此,除了唯識及三論兩宗各成一系之外,其餘各宗,均歸法界圓覺宗所攝。

    到了太虛大師的學生,近人印順法師,又將大乘三大系更動了一下,稱為︰性空唯名論、虛妄唯識論、真常唯心論。太虛大師以法界圓覺為最圓滿,印順法師則以性空唯名為最究竟。前者一生推崇起信論及楞嚴經,後者宗本阿含教義,貫透般若空的思想,人家說他是三論宗,他㬎否認此說,因為中國的三論宗已經滲入了中國的思想,而非印度空宗的原來色彩。

    事實上,不管你叫它甚麼名字或放在甚麼地方,玫瑰花總是一樣地香。古今諸大德的左判右攝,乃是為了使人更加明白佛法的內容和研究的系統與方法,若要修學,凡是走上了路,「法法皆通涅槃城」。因為,佛法只有淺深偏圓之別,而沒有好壞是非之分;淺的是深的基礎,深的是淺的進展;偏的是圓的部分,圓的是偏的全體。然從研究上說,必須脈絡分明,所以要左判右攝。

    不過,到此為止,我們應該注意,中國的大乘八宗,已經歸納成了三宗,八宗的門戶,應該不復存在,乃至大小乘的界限,也當一律剷除,俾使整個的佛教,重歸統一。

    如果尚有甚麼人要做某宗某派的孤臣孽子,希望成為某宗某派的第幾代祖師,那是沒有必要的事了;事實上,歷代高僧,未必就是某宗某派的第幾代祖師,徒有法卷授受的所謂「嗣法門人」,也未必就是有證悟的高僧。至於大乘與小乘之分,也根本不受南傳上座部佛教的歡迎,中國人說他們是小乘,他們也會說大乘非佛教,這種分河飲水而彼此輕視的局面,誰說是合理的呢?

    當然,對於一個初進佛門或將進佛門的人來說,起步點的選擇是必須的。以我的看法,初出家的比丘及比丘尼,應該先學僧尼律儀,但卻不必就入律宗;晚年學佛的在家居士,應該專心念佛,但卻不必就入淨土宗,也不必就是念的西方阿彌陀佛──尚有兜率內院的彌勒佛,東方的藥師佛與阿𣶼佛等;如果是以學術思想的態度來親近佛教,那末般若空及唯識有的兩大系,都是最富發掘價值的寶藏。

    以修學的行程來說,可以分為兩種,一是難行道,一是易行道。難行道是指自初發菩提心起,生生世世行菩薩道,生生世世犧牲自己而成全眾生,那是靠著所發的願力,維持住一生又一生的救世工作,這是非常艱難的行門,如果願力不夠堅強,往往會在再三再四的挫折之中退心,但是這一行門的行程,卻比易行道來得快速,要比修學易行道更早達到成佛的目的。易行道是指藉著諸佛願力所成的淨土,長養各自的慧業,也就是以凡夫的身分往生佛國,在佛國的環境之中培養慧業,到了「不退」的程度,乃至到了聖位的境界,再入凡界行菩薩道而廣度眾生,所以,這是比較安全而穩當的,卻是迂曲而緩慢的。

    一般沒有自信或信願不夠堅決的人,最好是修學易行道,易行道的宗教價值及其作用,可以說與基督教的求生天國,有著異曲同工之效,雖然兩者的內容不可同日而語,但其強調「信」的力量則幾乎一致。再說,基督教講「信、望、愛」,佛教則強調「信、願、行」鼎足而三的功能。所不同的,佛教是以眾生的本身為主,基督教則以上帝為主,基督教的出發點及其目的,無非是為了上帝的權威、服從上帝的權威、依賴上帝的權威。

    佛教則為以眾生自己的力量感通諸佛而期進入佛土,與佛同處,所以,除了死心塌地的信,還需要與佛的願力相應(不是如基督教所說的「寵愛」),才能往生佛國,諸佛的願力有「通」與「別」的兩種︰通願是諸佛共通皆有的,那就是︰「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通常稱這為四弘誓願;別願是諸佛各別成就的願力,比如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藥師佛的十二大願。

    唯有我們也發了諸佛的通願,才有進入諸佛國土的希望,也唯有能與某佛的別願相應了,才有生到某佛國土的可能。這一點,在今日以念佛而求往生佛國淨土的人們,幾乎很少注意。同時,當我們修學淨土行的易行道時,必須要把內心的至誠懇切,表現到生活的言行上來,淨土的眾生是「身、口、意」三業清淨的,我們凡夫雖不能做到絕對清淨,也當盡量使自己的身心淨化,淨化的德目便是五戒十善,如果內心嚮往淨土,行為不求淨化,那對臨終往生佛國的希望,也是很有疑問的。

    佛教的本質是崇尚智慧的,但從宗教的立場來說,與其說智慧是入佛的方法,倒不如說智慧是修學佛法的目的,固然有人是從知解而信仰而實踐,但也有著更多人的信佛學佛並沒有經過知解(教義)的考驗,但由信願行的實踐,也可以達到應達的目的,信願行的本身,卻不一定要有慧解的支持,因此,不懂教義或者也無能接受教義的人們,同樣可以信佛學佛,他們雖然不懂教義,卻也同樣能夠得到宗教信仰的實益,比如淨土的行者,雖是上中下三根兼備,雖不乏飽學之士。

    但從大體上說,淨土行的修學,則近似這一類型;再如中國的禪宗,主張「不立文字」,主張「言思路絕,心行處滅」,他們不需要繁複的知識,因他們能從篤行之中,自然見到慧光,那就叫作開悟。正因如此,禪宗也就最適合中國人「不求甚解」而崇實惠的口味,但這否定了知解葛藤以後的信仰,決不等於可笑的迷信,故在禪宗高僧的語錄,無一字不是智慧的結晶。

    所以,禪淨二門,最受千百年來中國人的歡迎,因為這是不必要高深的理解知能作為入門的先決條件,但也因此而引生了若干的流弊,使部分根淺障重的學者,流於愚昧癡迷、盲修瞎鍊、執己非他而不自知!

  • 陽燄

    會員
    10 10 月, 2004 在 8:57 下午

    <預言….>一文,因行筆流暢,義理清晰,乃讚之!但因為提到共同八識(密宗稱之第十識)的問題,興起了想與蓮兄一論時空的意涵!

    而今又見兄另貼一篇宗派之間種種,一併提出拙見,閑聊而已!

    (性空唯名,龍術菩薩貫通經教而倡論之,中國除了什公、肇公以外,大概僅印順導師得其真髓耳! 三論宗真的已經中國化或真常化了)。 太虛大師說“中國佛教的特質在禪”,更廣泛(說不定會更正確)來說:“中國佛教體系在”真常唯心“”!

    我還在持續寫著,並未完結的一篇<從僧肇大師談起-佛道之間> 文章中,一想說中國佛教的這個特點!真常論者常批評性空者的論點,是因為沒有實證! (如虛大師的三次開悟,是他堅決信真常而反對印公的原因)

    其實這是真常者在一種進入禪定之中,而誤以為證悟的一種偏執!因為在禪定中,你會覺得有大我、真我的存在,有經驗的人,會了解的!但這不是發起勝義諦的觀慧,而達到無分別的自證。 只是一種禪定的狀態而已。 定慧在中國人的論述中,是有點混崤的。

    唯識、唯心二家,都來自於禪定中,由禪出教! 但“虛妄唯識”的方法學較接近於“性空唯名”。 中國則因道家和玄學的參入佛教之中,所以與“真常唯心”的經教和論述,格外受到重視。

    所以所謂的“共同八識”,似乎就成為有理了! 其實在唯識宗早期論述中,第八賴耶是染法的; 到了真諦大師的承自於地論師學說,第八識才通染、淨的。 到後來連第九、十識都出來了!

    我提了這麼多葛藤,只是要說神通者的通法,是抓取共同意識的說法,應當有須要商榷的餘地的。 南傳的《清境道論》,倒是有一些消息可以瞭解!

    另外,

    第六意識,大概可分為二,

    第一,“五俱意識”; 即第六識與耳眼等五識,一起作用的功\能。

    第二,“獨頭意識”; 第六識單獨作用的功\能。 這其中又分為四種:

    a 讀散意識,意念遊走、追憶過去、籌算未來、做白日夢等那些狀態。

    b 夢中獨頭意識。

    c,定中獨頭意識。

    d,狂亂獨頭意識。 精神病、癲狂時的意識狀態。

    這與第一篇所說的有些差異。

  • 生之舞

    會員
    11 10 月, 2004 在 7:04 上午

    說的相當精彩! “阿賴耶識” 變現一切根身器界,”阿賴耶識” 起現行便是”果”,種子雖有,能令不起現行,就有改變今生命運的可能,但那種子還留著可能延後成熟,或未來生成果.我們可以將八字,視為今生現起可能會很快或容易成熟的種子(八字是前生業熟的果報體),但不表示一定成果,其他因素介入時會使其改變.

Start of Discussion
00 回覆 2018 年 6 月
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