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數之推移變化

說到斗數盤中之推移與變化,莫如〈增補太微賦〉所云:“命之理微,熟察星辰之變化;數之理遠,細詳格局之興衰”。

斗數之奧秘,不過於星辰、宮位,以及四化變化推移中,細詳審查而已。分別言之,宮、星、四化,是其局部、細節之來往;格局者,是其較為全面之觀察。

星辰變化

所謂的星辰變化,便是星辰因所會逢之條件而改變。譬如〈增補太微賦〉所云:“北極加凶殺,為道為僧;羊陀遇惡星,為奴為僕”。

又若:“如武、殺、破、廉、貪,固深謀而貴顯,加羊、陀、空、劫,反小志以孤寒”。賦文之意,乃是吉星逢凶,可能會反墮凡品;凶星加凶,須知乃是賤格。

星曜逢吉逢凶,會有什麼樣的變化?倒也不是這麼簡單三言兩語,即可草草帶過!如上之例,紫微(北極)貴星,如果遇到了凶星、煞星,便容易出家為僧為道?

這可以舉其他賦文來對比,如云:“紫微卯酉,劫空四殺,多為脫俗僧人”;又云:“紫微權祿遇羊陀,雖獲吉而無道”,或是:“紫府擎羊為巨商”等等。

顯然紫微遇煞,也有吉有凶,這得看整體條件來推察。簡單來說,欲了解星辰之變化,最直接是從宮位與其他星曜之組合,來理解不同的面貌。

深度推演

紫微個性不夠穩定而帶些虛榮,入四敗地已是危機;再者此處必逢貪狼,所以古人每多負面評價!但是子、午是南北極地,較無卯酉、水火均勢而交融之弊;若逢雙祿、權、科、或遇擎羊激發之,每能有一番作為!

當然這還有但書!譬如〈諸星問答論〉所謂:“(武曲)陷地逢生,又主祥瑞;雖家顛沛,也發一時之財”。顯然星辰、格局之發越與否?還須審查宮度之強弱,與所處行限之生剋制化。

陷地是什麼?很多學人談廟旺,談平陷,以為照表操課,必可一窺斗數妙境!廟旺表只是一種靜態力量的呈現,並未考慮到行限宮位轉移,以及陰陽五行之強弱變化;更還沒討論到該表之正確與否?

譬如〈星垣論〉:“申、酉金,乃西方太白之氣,武居申而好生,擎羊在酉而用殺,加以巨門、祿存、陀羅而助之,愈急!須得逆行,逢善化惡,是為妙用”!

月令之旺、相、休、囚、死,其力最大,影響卻非最劇;其間尚有納音五行,限運五行,各具巧妙擅場。

末語

星辰之變化,依於所處宮位之氣質,會逢星曜的特性而改變等等。譬如廉貞處申、未,方可謂之“雄宿朝垣格”,富貴聲揚播遠名。

問題是申、未之廉貞,未必都合格!前者是其正,這是其變;而斗數之所謂遷移變化者,便是這部分了!

推薦0建議已發表在紫微斗數

相關文章

斗數格局探討

在《十八飛星策天紫微斗數全集》中,談到了看命的法則;其中第二點,便是“看立格用神”。這是古法,大致上從七政四餘,到紫微斗數、子平八字等術數以來,沒有不重視其中格局的。

忌星飛入之宫

簡單來說,忌星就是一種過度,或是不及的狀態;而這種失衡的緣由,就是從自己心態與行為所造成的。但是這樣說明,似乎在人事宮位(夫、子等)上,會比在實質宮位上,如財帛、田宅上,還比較容易理解。

斗數之定盤

想想過往論盤、批命,也不是不定盤;只是命盤一排出來,是不是這個時辰?看看便知,也就不太會注意所謂定盤的動作了!譬如曾為人論命,點一下手盤,告訴他這不是他的生辰。對方十分錯愕,問我何以知道?我說:“因為這張命盤,與你的長相、外型不符合”。後來在仔細詢問之下,才知此一時辰,有日光節約時間;提前一個時辰之後,才確定他的出生時間。後來依此命盤推論,來者滿意而去。

宮位代入法則與入卦

只要隔了一段時間,大概就會有人提起斗數的“入卦法”;其中所謂的創始人,便是紫雲先生了!這是因為,紫雲先生在其大作《斗數論婚姻》中,提到:“...「太歲入宮」或謂「太歲入卦」及「相契原理」之理論和應用方法,應該可以用來解決這個千古懸案”。

紫微斗數論財運

論錢財,最為人熟知的宮位,大概是財帛和田宅宮莫屬了!古賦上說:「祿存守於財宅,堆金積玉;武曲貪狼財宅,橫發資財」。可知財帛和田宅,是錢財的正位;但其實命宮和遷移宮也要參看。譬如「財蔭居遷移,為高商豪客」,」命身遇紫府,疊積金銀」。命宮總管十二宮,當然也要注意;而遷移是命的對宮,也是出外的命宮。

回覆